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1864——1911》:中国历史最尴尬,最模糊的一段出书了!  

2012-09-23 20:02: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动势力归于失败;1949年,另一种同样反传统的力量登上了执政舞台。 成败之间,沧海桑田。 二 1864年不是转折点,正如1949年也不是转折点一般。 历史没有“转折点”。 那些当年在1949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追问的结束一般。 永不停歇的追问,正是永不停歇的转型。 正如所有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期许,都只是想为当下的此刻找到一个真实的坐标一样,那些对“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迷失,统统来自对“中国此刻何在,是何模样”的困惑。 三 寻找追问的线索,梳理转型的轨迹。不碰触历史的必然性和必然规律,让历史远离宗教。 历史必不能取代宗教许

《中国1864——1911》:中国历史最尴尬,最模糊的一段出书了!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晚晴最后一次文字狱、维新领袖玩阴谋搞死主流媒体、中日合邦闹剧流产、大清帝国崩溃编年史……永不靠谱的盛世,永不过时的危言,在历史的细节中触摸大时代的真实! 这是永无休止的追问——那些在1911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11年不是追问的结束。这本《中国(1864-1911)》只是一种追问的方式,并未得出追问的答案。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801683 1864年不是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结束一般。 1864年,太平天国陨落;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864年,一种反传统的运

晚晴最后一次文字狱、维新领袖玩阴谋搞死主流媒体、中日合邦闹剧流产、大清帝国崩溃编年史……永不靠谱的盛世,永不过时的危言,在历史的细节中触摸大时代的真实! 这是永无休止的追问——那些在1911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11年不是追问的结束。这本《中国(1864-1911)》只是一种追问的方式,并未得出追问的答案。

动势力归于失败;1949年,另一种同样反传统的力量登上了执政舞台。 成败之间,沧海桑田。 二 1864年不是转折点,正如1949年也不是转折点一般。 历史没有“转折点”。 那些当年在1949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追问的结束一般。 永不停歇的追问,正是永不停歇的转型。 正如所有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期许,都只是想为当下的此刻找到一个真实的坐标一样,那些对“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迷失,统统来自对“中国此刻何在,是何模样”的困惑。 三 寻找追问的线索,梳理转型的轨迹。不碰触历史的必然性和必然规律,让历史远离宗教。 历史必不能取代宗教许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801683

1864年不是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结束一般。

1864年,太平天国陨落;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864年,一种反传统的运动势力归于失败;1949年,另一种同样反传统的力量登上了执政舞台。

成败之间,沧海桑田。

 

1864年不是转折点,正如1949年也不是转折点一般。

历史没有“转折点”。

那些当年在1949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动势力归于失败;1949年,另一种同样反传统的力量登上了执政舞台。 成败之间,沧海桑田。 二 1864年不是转折点,正如1949年也不是转折点一般。 历史没有“转折点”。 那些当年在1949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追问的结束一般。 永不停歇的追问,正是永不停歇的转型。 正如所有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期许,都只是想为当下的此刻找到一个真实的坐标一样,那些对“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迷失,统统来自对“中国此刻何在,是何模样”的困惑。 三 寻找追问的线索,梳理转型的轨迹。不碰触历史的必然性和必然规律,让历史远离宗教。 历史必不能取代宗教许

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追问的结束一般。

永不停歇的追问,正是永不停歇的转型。

正如所有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期许,都只是想为当下的此刻找到一个真实的坐标一样,那些对“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迷失,统统来自对“中国此刻何在,是何模样”的困惑。

诺人以光明美满的未来——许多悲剧源自越俎代庖。 宗教的天国寄望于来世,历史必然性规律下的乌托邦却企冀于在此世付诸实施。 宗教背负多年“精神鸦片”恶名,倘这恶名实至名归,则“宗教天国”与“尘世乌托邦”并无太大差异,若要说有,也不过是前者致人消沉,后者使人亢奋。如此而已。 历史提供反思,“进步”无从证明。 四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从何处来”的解释。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向何处去”的期望。 理所当然,所有的转型都从推倒开始,以重建结束。 如果所有的转型都未能完成呢? 该推倒的早已推倒,该重建的从未重建。 五 中国从何处来, 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何在?

 

寻找追问的线索,梳理转型的轨迹。不碰触历史的必然性和必然规律,让历史远离宗教。

历史必不能取代宗教许诺人以光明美满的未来——许多悲剧源自越俎代庖。

宗教的天国寄望于来世,历史必然性规律下的乌托邦却企冀于在此世付诸实施。

宗教背负多年“精神鸦片”恶名,倘这恶名实至名归,则“宗教天国”与“尘世乌托邦”并无太大差异,若要说有,也不过是前者致人消沉,后者使人亢奋。如此而已。

历史提供反思,“进步”无从证明。

 

诺人以光明美满的未来——许多悲剧源自越俎代庖。 宗教的天国寄望于来世,历史必然性规律下的乌托邦却企冀于在此世付诸实施。 宗教背负多年“精神鸦片”恶名,倘这恶名实至名归,则“宗教天国”与“尘世乌托邦”并无太大差异,若要说有,也不过是前者致人消沉,后者使人亢奋。如此而已。 历史提供反思,“进步”无从证明。 四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从何处来”的解释。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向何处去”的期望。 理所当然,所有的转型都从推倒开始,以重建结束。 如果所有的转型都未能完成呢? 该推倒的早已推倒,该重建的从未重建。 五 中国从何处来, 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何在?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从何处来”的解释。

诺人以光明美满的未来——许多悲剧源自越俎代庖。 宗教的天国寄望于来世,历史必然性规律下的乌托邦却企冀于在此世付诸实施。 宗教背负多年“精神鸦片”恶名,倘这恶名实至名归,则“宗教天国”与“尘世乌托邦”并无太大差异,若要说有,也不过是前者致人消沉,后者使人亢奋。如此而已。 历史提供反思,“进步”无从证明。 四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从何处来”的解释。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向何处去”的期望。 理所当然,所有的转型都从推倒开始,以重建结束。 如果所有的转型都未能完成呢? 该推倒的早已推倒,该重建的从未重建。 五 中国从何处来, 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何在?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向何处去”的期望。

理所当然,所有的转型都从推倒开始,以重建结束。

如果所有的转型都未能完成呢?

动势力归于失败;1949年,另一种同样反传统的力量登上了执政舞台。 成败之间,沧海桑田。 二 1864年不是转折点,正如1949年也不是转折点一般。 历史没有“转折点”。 那些当年在1949年追问过“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人,同样也在1864年、1865年、1866年……追问过。每一年他们都在追问;每一年他们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1864年不是追问的开始,正如1949年不是追问的结束一般。 永不停歇的追问,正是永不停歇的转型。 正如所有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期许,都只是想为当下的此刻找到一个真实的坐标一样,那些对“中国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迷失,统统来自对“中国此刻何在,是何模样”的困惑。 三 寻找追问的线索,梳理转型的轨迹。不碰触历史的必然性和必然规律,让历史远离宗教。 历史必不能取代宗教许

该推倒的早已推倒,该重建的从未重建。

 

 

中国从何处来,

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何在?

诺人以光明美满的未来——许多悲剧源自越俎代庖。 宗教的天国寄望于来世,历史必然性规律下的乌托邦却企冀于在此世付诸实施。 宗教背负多年“精神鸦片”恶名,倘这恶名实至名归,则“宗教天国”与“尘世乌托邦”并无太大差异,若要说有,也不过是前者致人消沉,后者使人亢奋。如此而已。 历史提供反思,“进步”无从证明。 四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从何处来”的解释。 所有的转型都是对“向何处去”的期望。 理所当然,所有的转型都从推倒开始,以重建结束。 如果所有的转型都未能完成呢? 该推倒的早已推倒,该重建的从未重建。 五 中国从何处来, 中国向何处去? 中国何在?


  评论这张
 
阅读(9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