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不宣而战》作者解密中美贸易战的残酷真相  

2011-10-05 23:39: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的应诉和抗辩文件,唇枪舌剑,相互指责,攻击和辩论长达两年。我对他惯用的句式和易犯的语法错误都熟悉得一塌糊涂,想必他对我也是如此。他说,其实你们已经预料到终裁结果了。我说,是的。他说,其实我们也预料得到,没什么悬念的。沉默片刻,他说,而且,从始至终,我们每一步会怎么做,你们也都预料到了,对不对?我停了一会,只有说,是的。他轻轻叹息,说,你们从来都知道怎么让我们输,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你们怎么赢的。电话结束。 确实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电脑里多了一个中文文件,在工作的间歇,陆陆续续记录下一些故事。 我就是想,通过写下这些故事,让任何一个想知道的人容易地看懂,贸易战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老王们彻底明白,在一年半时间里断送他二十年心血的四百六十斤洋字码,到底整的是啥;让我的中国同行朋友听到,我无法在电话里讲出的话。 2.为何给书起了这个名字?书里面的律师、小老板、富二代和其他专业人士的角色栩栩如生,非常形象,请问这是您实际有接触的吗?您是否亲自到过书中所写的那些工厂?书里面的是文学描写是否有夸张成分?还是现实真的就这么残酷? 这个故事是我的工作笔记。书里的人和事,各个就是从现实里直接走进来的。最初的版本要比现在成书的情节多出一倍。下重刀删掉的是更具戏剧性的情节,因为不想让读者有“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是编的“的观感。以后可以把这本书外的”花絮“和“裁剪镜头”写下来,读者会发现,实际上真实发生的,要比书中情节更“小说”。没办法,确实如此。 3.在此书的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可与读者分享?有没有创作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说有没有创作之中特别有灵感的部分? 在断续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曾经把片段传给几个同行朋友。“圈内人”一看就明白故事里外的故事,和原型人物的过往今昔。有人说读到某处,笑得从办公椅上跌下来,我们都知道他想起的是真实经历中的某人某事。有人激动到要拿书里的案情重新对决,我们都明白当时的现实案例怎样改变了若干人的职业生涯。写到其中一个人物,其原型已在盛放年华时突然与我们天人永隔,我写的时候,朋友读的时候,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4.此书之中,什么角色是你最喜欢或者最不喜欢的?写作这个角色的时候,你的感受是怎么样?书中那段情节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要这样写? 写下这个故事,我并没有给任何一个角色定义为正面人物或者反面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6.关于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不宣而战》作者解密中美贸易战的残酷真相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6.关于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6.关于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的应诉和抗辩文件,唇枪舌剑,相互指责,攻击和辩论长达两年。我对他惯用的句式和易犯的语法错误都熟悉得一塌糊涂,想必他对我也是如此。他说,其实你们已经预料到终裁结果了。我说,是的。他说,其实我们也预料得到,没什么悬念的。沉默片刻,他说,而且,从始至终,我们每一步会怎么做,你们也都预料到了,对不对?我停了一会,只有说,是的。他轻轻叹息,说,你们从来都知道怎么让我们输,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你们怎么赢的。电话结束。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确实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电脑里多了一个中文文件,在工作的间歇,陆陆续续记录下一些故事。

 

我就是想,通过写下这些故事,让任何一个想知道的人容易地看懂,贸易战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老王们彻底明白,在一年半时间里断送他二十年心血的四百六十斤洋字码,到底整的是啥;让我的中国同行朋友听到,我无法在电话里讲出的话。

的应诉和抗辩文件,唇枪舌剑,相互指责,攻击和辩论长达两年。我对他惯用的句式和易犯的语法错误都熟悉得一塌糊涂,想必他对我也是如此。他说,其实你们已经预料到终裁结果了。我说,是的。他说,其实我们也预料得到,没什么悬念的。沉默片刻,他说,而且,从始至终,我们每一步会怎么做,你们也都预料到了,对不对?我停了一会,只有说,是的。他轻轻叹息,说,你们从来都知道怎么让我们输,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你们怎么赢的。电话结束。 确实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电脑里多了一个中文文件,在工作的间歇,陆陆续续记录下一些故事。 我就是想,通过写下这些故事,让任何一个想知道的人容易地看懂,贸易战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老王们彻底明白,在一年半时间里断送他二十年心血的四百六十斤洋字码,到底整的是啥;让我的中国同行朋友听到,我无法在电话里讲出的话。 2.为何给书起了这个名字?书里面的律师、小老板、富二代和其他专业人士的角色栩栩如生,非常形象,请问这是您实际有接触的吗?您是否亲自到过书中所写的那些工厂?书里面的是文学描写是否有夸张成分?还是现实真的就这么残酷? 这个故事是我的工作笔记。书里的人和事,各个就是从现实里直接走进来的。最初的版本要比现在成书的情节多出一倍。下重刀删掉的是更具戏剧性的情节,因为不想让读者有“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是编的“的观感。以后可以把这本书外的”花絮“和“裁剪镜头”写下来,读者会发现,实际上真实发生的,要比书中情节更“小说”。没办法,确实如此。 3.在此书的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可与读者分享?有没有创作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说有没有创作之中特别有灵感的部分? 在断续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曾经把片段传给几个同行朋友。“圈内人”一看就明白故事里外的故事,和原型人物的过往今昔。有人说读到某处,笑得从办公椅上跌下来,我们都知道他想起的是真实经历中的某人某事。有人激动到要拿书里的案情重新对决,我们都明白当时的现实案例怎样改变了若干人的职业生涯。写到其中一个人物,其原型已在盛放年华时突然与我们天人永隔,我写的时候,朋友读的时候,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4.此书之中,什么角色是你最喜欢或者最不喜欢的?写作这个角色的时候,你的感受是怎么样?书中那段情节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要这样写? 写下这个故事,我并没有给任何一个角色定义为正面人物或者反面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2. 为何给书起了这个名字?书里面的律师、小老板、富二代和其他专业人士的角色栩栩如生,非常形象,请问这是您实际有接触的吗?您是否亲 自到过书中所写的那些工厂?书里面的是文学描写是否有夸张成分?还是现实真的就这么残酷?

 

这个故事是我的工作笔记。书里的人和事,各个就是从现实里直接走进来的。最初的版本要比现在成书的情节多出一倍。下重刀删掉的是更具戏剧性的情节,因为不想让读者有“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是编的“的观感。以后可以把这本书外的”花絮“和“裁剪镜头”写下来,读者会发现,实际上真实发生的,要比书中情节更“小说”。没办法,确实如此。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3.在此书的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可与读者分享?有没有创作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说有没有创作之中特别有灵感的部分?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在断续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曾经把片段传给几个同行朋友。“圈内人”一看就明白故事里外的故事,和原型人物的过往今昔。有人说读到某处,笑得从办公椅上跌下来,我们都知道他想起的是真实经历中的某人某事。有人激动到要拿书里的案情重新对决,我们都明白当时的现实案例怎样改变了若干人的职业生涯。写到其中一个人物,其原型已在盛放年华时突然与我们天人永隔,我写的时候,朋友读的时候,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4.此书之中,什么角色是你最喜欢或者最不喜欢的?写作这个角色的时候,你的感受是怎么样?书中那段情节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要这样写?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写下这个故事,我并没有给任何一个角色定义为正面人物或者反面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 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1.请谈谈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几时开始想写?写了多久?初始的思路和现在的呈现有什么不一样?中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改变了? 2008年,美中贸易争端案件井喷,原诉和被诉双方的代理律师都接案子忙疯了。美国众多律所遭受财务危机,大规模裁员风潮黑云压顶的当口,猎头们时刻泡在电话上,对着各种资历各种法务专业领域内的律师们众口一词地说,很遗憾听说了贵所正在经历一些困难……可不是吗世道艰难啊……哦您有兴趣转行这太好了……相信我您将听到的这个机会薪资条件好得不像真的,但它确实是真的……请让我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您有兴趣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吗……与此同期,中国很多家猎头公司也异口同声地诉苦,贵所急需的那个,那个什么反什么清的专业人员,实在是找不到……是的标准一降再降但是连接近基本要求的都没有…… 我们的北京办公室每天都在涌入数十公斤重的新案件卷宗,件件十万火急,同时每天都有面孔还来不及认清的新人辞职离开,个个眼神迷离糊涂。大老板一声令下,全体行政人员把书店和网店里跟反倾销沾边的书一网打尽。这些书的一部分被以最快速度扔进垃圾桶,因为错得离谱,老板生怕新员工多看一页就被多误导一分;另一部分起到了比网络笑话还好的娱乐效果,成为段子让美国同事喝咖啡时笑喷;火速从国外搜来原版书,其中被业内奉为经典的几本就出自我们所两位资深合伙人……但这几本书的作用是把所里剩下的新人也吓跑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老王,他蹲在土坡上,默默抽完一包烟。老王原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在他白手起家,心血经营二十多年的工厂关门的这一天,自然更寡言。这个以对美出口当家的外销工厂曾经是县级市的头号利税大户,农民出身的老王也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坐着有司机开的别克车上北京买房。这一切在美国对老王工厂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诉讼,裁定超过200%的反倾销税后,迅速烟消云散,工厂全部美国订单断绝,破产告终。老王拖着脚步离开他昔日的光荣之所,回头对我说,那些纸,从案子开始到最后,你给做的文件,刚我让过了秤,四百六十斤,顶一头大牛了。你说不准卖废品。我叫他们烧了。他低着头走过那一堆灰烬,自语般道,就是,到了我都不明白,这四百六十斤洋文,到底整的是什么。 在等候美国商务部公布某案终裁结果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报上姓名,问,可以用中文聊聊吗?我说好。对方与我从未谋面,也没有过直接对话,但我们两人通过为各自客户起草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6.关于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6.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6.关于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关于 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的应诉和抗辩文件,唇枪舌剑,相互指责,攻击和辩论长达两年。我对他惯用的句式和易犯的语法错误都熟悉得一塌糊涂,想必他对我也是如此。他说,其实你们已经预料到终裁结果了。我说,是的。他说,其实我们也预料得到,没什么悬念的。沉默片刻,他说,而且,从始至终,我们每一步会怎么做,你们也都预料到了,对不对?我停了一会,只有说,是的。他轻轻叹息,说,你们从来都知道怎么让我们输,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你们怎么赢的。电话结束。 确实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电脑里多了一个中文文件,在工作的间歇,陆陆续续记录下一些故事。 我就是想,通过写下这些故事,让任何一个想知道的人容易地看懂,贸易战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老王们彻底明白,在一年半时间里断送他二十年心血的四百六十斤洋字码,到底整的是啥;让我的中国同行朋友听到,我无法在电话里讲出的话。 2.为何给书起了这个名字?书里面的律师、小老板、富二代和其他专业人士的角色栩栩如生,非常形象,请问这是您实际有接触的吗?您是否亲自到过书中所写的那些工厂?书里面的是文学描写是否有夸张成分?还是现实真的就这么残酷? 这个故事是我的工作笔记。书里的人和事,各个就是从现实里直接走进来的。最初的版本要比现在成书的情节多出一倍。下重刀删掉的是更具戏剧性的情节,因为不想让读者有“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是编的“的观感。以后可以把这本书外的”花絮“和“裁剪镜头”写下来,读者会发现,实际上真实发生的,要比书中情节更“小说”。没办法,确实如此。 3.在此书的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可与读者分享?有没有创作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说有没有创作之中特别有灵感的部分? 在断续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曾经把片段传给几个同行朋友。“圈内人”一看就明白故事里外的故事,和原型人物的过往今昔。有人说读到某处,笑得从办公椅上跌下来,我们都知道他想起的是真实经历中的某人某事。有人激动到要拿书里的案情重新对决,我们都明白当时的现实案例怎样改变了若干人的职业生涯。写到其中一个人物,其原型已在盛放年华时突然与我们天人永隔,我写的时候,朋友读的时候,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4.此书之中,什么角色是你最喜欢或者最不喜欢的?写作这个角色的时候,你的感受是怎么样?书中那段情节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要这样写? 写下这个故事,我并没有给任何一个角色定义为正面人物或者反面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角色。这本书里没有谁是坏人。他们都是生活里的真人和普通人,如此而已。我也无意定义,谁搞阴谋,谁属无辜,而是想指出,既然已经无可选择,无法回避地加入到国际政经博弈当中,就要深入了解游戏规则,知己知彼,职业地谋划,清醒地竞争,明智地对抗。 5.您的写作生涯,有否受到什么人的影响?(作家、经济学家、政治家、思想家均可)你平时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最想给读者推荐的是什么书? 从来没做过写作人,应该谈不上有过写作生涯。读的书很杂,并没有在某领域内特别关注。读得最多的是永恒的《红楼梦》,阅读感悟充满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但并不想向每位读者作此推荐。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自己觉得好看就好。 6.关于此书,还有哪些话想与读者说? 想通过这本书,向同在中国迎战国际贸易争端战场上的同行们分享我这一段独特的经历和经验。 想通过这本书,向关注这一领域,和已经或即将被卷入这场争战的中方企业,揭示其中的真相和内幕。 想通过这本书,唤起决策者的警醒,执行层的对策,和公众的意识。 想通过这本书,传达对国际政治经贸博弈表象背面的事实的另位思索。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想通过这本书,纪念共同经历这场密战的一位位普通人。

 

的应诉和抗辩文件,唇枪舌剑,相互指责,攻击和辩论长达两年。我对他惯用的句式和易犯的语法错误都熟悉得一塌糊涂,想必他对我也是如此。他说,其实你们已经预料到终裁结果了。我说,是的。他说,其实我们也预料得到,没什么悬念的。沉默片刻,他说,而且,从始至终,我们每一步会怎么做,你们也都预料到了,对不对?我停了一会,只有说,是的。他轻轻叹息,说,你们从来都知道怎么让我们输,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你们怎么赢的。电话结束。 确实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电脑里多了一个中文文件,在工作的间歇,陆陆续续记录下一些故事。 我就是想,通过写下这些故事,让任何一个想知道的人容易地看懂,贸易战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老王们彻底明白,在一年半时间里断送他二十年心血的四百六十斤洋字码,到底整的是啥;让我的中国同行朋友听到,我无法在电话里讲出的话。 2.为何给书起了这个名字?书里面的律师、小老板、富二代和其他专业人士的角色栩栩如生,非常形象,请问这是您实际有接触的吗?您是否亲自到过书中所写的那些工厂?书里面的是文学描写是否有夸张成分?还是现实真的就这么残酷? 这个故事是我的工作笔记。书里的人和事,各个就是从现实里直接走进来的。最初的版本要比现在成书的情节多出一倍。下重刀删掉的是更具戏剧性的情节,因为不想让读者有“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是编的“的观感。以后可以把这本书外的”花絮“和“裁剪镜头”写下来,读者会发现,实际上真实发生的,要比书中情节更“小说”。没办法,确实如此。 3.在此书的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可与读者分享?有没有创作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说有没有创作之中特别有灵感的部分? 在断续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曾经把片段传给几个同行朋友。“圈内人”一看就明白故事里外的故事,和原型人物的过往今昔。有人说读到某处,笑得从办公椅上跌下来,我们都知道他想起的是真实经历中的某人某事。有人激动到要拿书里的案情重新对决,我们都明白当时的现实案例怎样改变了若干人的职业生涯。写到其中一个人物,其原型已在盛放年华时突然与我们天人永隔,我写的时候,朋友读的时候,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4.此书之中,什么角色是你最喜欢或者最不喜欢的?写作这个角色的时候,你的感受是怎么样?书中那段情节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要这样写? 写下这个故事,我并没有给任何一个角色定义为正面人物或者反面希望您读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好看。

 

http://category.dangdang.com/media/01.03_S6_Z40_P8.htm

 

  评论这张
 
阅读(4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