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惊才绝艳的周公瑾其实是千古罪人  

2011-09-20 11:33: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是三国时辅佐孙伯符、孙仲谋安定江东之功臣,东吴的第一谋士及军事家。他一生的最高军事成就乃是指挥了发生于公元208年的赤壁之战。此次战役的结果是全盘粉碎了曹孟德南下进而统一中夏的战略意图。此战公瑾以五万江南健儿大破曹操的二十余万北军,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   在曹操南下荆州的时候,张子布等以畏敌的心理,提出三大难题:第一,曹挟天子以征四方,拒之于义不顺。第二,曹得荆州,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第三,众寡不敌。周公瑾首先提出:操非汉相,而是汉贼,驳倒第一道难题。以北军不习水战,虽得刘表战船与长江之险,却不能利用,破其第二道难题。以“十五六万疲病之卒,御七八万狐疑之众”,兵虽多不足畏,破其第三道难题

   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是三国时辅佐孙伯符、孙仲谋安定江东之功臣,东吴的第一谋士及军事家。他一生的最高军事成就乃是指挥了发生于公元208年的赤壁之战。此次战役的结果是全盘粉碎了曹孟德南下进而统一中夏的战略意图。此战公瑾以五万江南健儿大破曹操的二十余万北军,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再进而指出对方的短处:一、关西未定,不能旷日持久,与我相持。二、天寒,马无草。三、北军不服水土,必生疾病。孙子所谓“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周公瑾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曹、孙、刘赤壁之战(208),乃中古史上一大事。曹胜则汉末二十年分裂之局,可复归统一。孙、刘胜,则三国鼎立之形势以成,战祸再延长七十年,民力物力,消耗殆尽。西晋的君不像君,臣不像臣,无经国之远谟,无防患之预备,一味埋头陶醉于腐化享乐之中,终于弄到骨肉相残、萧墙祸起。在阶级矛盾及种族矛盾的激化下,不到二十年,又使中夏陷于血泊之中,导致三百年南北分裂之局。这一代价,真是太大了。客观上不得辞其咎者,第一是周公瑾,第二是诸葛孔明。   两汉唐
  在曹操南下荆州的时候,张子布等以畏敌的心理,提出三大难题:第一,曹挟天子以征四方,拒之于义不顺。第二,曹得荆州,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第三,众寡不敌。周公瑾首先提出:操非汉相,而是汉贼,驳倒第一道难题。以北军不习水战,虽得刘表战船与长江之险,却不能利用,破其第二道难题。以“十五六万疲病之卒,御七八万狐疑之众”,兵虽多不足畏,破其第三道难题。再进而指出对方的短处:一、关西未定,不能旷日持久,与我相持。二、天寒,马无草。三、北军不服水土,必生疾病。孙子所谓“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周公瑾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曹、孙、刘赤壁之战(208),乃中古史上一大事。曹胜则汉末二十年分裂之局,可复归统一。孙、刘胜,则三国鼎立之形势以成,战祸再延长七十年,民力物力,消耗殆尽。西晋的君不像君,臣不像臣,无经国之远谟,无防患之预备,一味埋头陶醉于腐化享乐之中,终于弄到骨肉相残、萧墙祸起。在阶级矛盾及种族矛盾的激化下,不到二十年,又使中夏陷于血泊之中,导致三百年南北分裂之局。这一代价,真是太大了。客观上不得辞其咎者,第一是周公瑾,第二是诸葛孔明。
  两汉唐明四朝之所以立国悠久,文治武功,炳耀史册,统一全国的过程短,由角逐优胜者,亲自在政军两方面,为新朝奠定巩固的基础,是一大原因。而西晋则否。且其政权之由来,是乃祖乃父靠阴谋手段取得(不少名士,被牵入政治漩涡,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其政治道德,较之曹孟德,尚差一大截。悖入悖出,原不足怪。所可痛惜者,带累中夏之民,无辜遭池鱼之殃耳!

。再进而指出对方的短处:一、关西未定,不能旷日持久,与我相持。二、天寒,马无草。三、北军不服水土,必生疾病。孙子所谓“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周公瑾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曹、孙、刘赤壁之战(208),乃中古史上一大事。曹胜则汉末二十年分裂之局,可复归统一。孙、刘胜,则三国鼎立之形势以成,战祸再延长七十年,民力物力,消耗殆尽。西晋的君不像君,臣不像臣,无经国之远谟,无防患之预备,一味埋头陶醉于腐化享乐之中,终于弄到骨肉相残、萧墙祸起。在阶级矛盾及种族矛盾的激化下,不到二十年,又使中夏陷于血泊之中,导致三百年南北分裂之局。这一代价,真是太大了。客观上不得辞其咎者,第一是周公瑾,第二是诸葛孔明。   两汉唐

(此文选自 《严肃的不正经——历史的给力读法》汗青著 2011年7月山西人民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