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花落去评《商业的常识》原载《新京报》  

2011-08-08 18:54: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

花落去:断裂 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 08:23 新京报 

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花落去评《商业的常识》原载《新京报》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商业的常识》 作者:申音

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7月版

定价:35.00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

花落去 书评人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FacebookTwitter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2000元出头。

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花落去:断裂奇怪的中国互联网 2011-07-2308:23新京报 《商业的常识》作者:申音 版本:山西经济出版社 2011年7月版 定价:35.00元 花落去书评人 申音的一篇商业观察曾经在业内引起很大震动。在这篇文章里,他讲述了W和L两个不同风格互联网创业者的故事。 W是中美名校毕业,能迅速拷贝美国互联网最流行的东西如Facebook、Twitter、Groupon进入中国;L则泡在广东,做手机网游,用过的手机最贵也没超过1000元。W比L获得了更多的掌声和名声,但他接连做了几个网站,不是被大公司围追堵截直到收购,就是被主管部门直接暂停。L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但他的几十万用户,每个用户每月实实在在地贡献上百元收入给他———这些打工仔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2000元出头。 申音由此展开了他对中国互联网的观察。互联网起源于美国,最新鲜最有“钱途”的商业模式也大多出自于那里,因此中国互联网最流行的做法就是山寨美国。但中国市值最高的三个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其商业模式却恰恰都是美国所无(百度的主要收入为竞价排名,与谷歌形似神不似)。这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中最可能为服务掏钱的那批人,不是天天玩微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博、混开心、搞签到的城市白领,却是买QQ秀、玩手机网游、用《月亮之上》做手机铃声的学生和草根。 美国互联网的社会基础,是一个橄榄型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占据主流,极少数富人和赤贫者居于两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消费需求趋于相似,互联网沟通信息,又使这种社会阶层的弥合加速。而中国互联网的背后,却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几千万城市居民的生活以欧美为风尚,数亿的蚁族、打工者和城市贫民,则按照与时尚杂志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一张分裂的互联网由此而生。 这篇文章代表了申音对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观察,也是他的新书《商业的常识》的主旋律。申音从事新闻行业十年,自2007年开始在博客中撰写他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这一行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最自由、最阳光;但在这些与美国同行相同的特质之外,却也有诸多“中国特色”之处,例如山寨,例如民族主义,例如挟持用户的3Q大战,又例如风向变动导致一年之内有数十万家网站“暴毙”。 与其说是商业的常识,不如说是商业的谬误。上述种种反常识之处,并非出于互联网的特性,而是由于互联网并非空中楼阁,其业态不可能脱离社会现实凭空运行。因此,这本书的正题为商业的常识,副标题却是《为何普世商业价值在中国行不通》。这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两个看似矛盾的主副标题,一目了然地揭露了断裂的现实。 如果说这本书内容上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要说,申音在观察互联网之时,不知不觉将自己的观点代入得太深。例如他对VeryCD、BTChina等盗版网站被关停、转型却充满同情,发问“它究竟伤害了谁”。互联网固然对传统版权的确冲击巨大,但却没有上升到盗版有理的地步。 正是一个个电骡、BT的同情者和使用者,成为中国互联网无法实现正常商业逻辑的一重阻力。他们就是申音文章中W的拥趸,使用,但不愿意付费。而对这个群体的同情,也成为申音自己逻辑上最分裂的一环。 作者的杰出观察,与作者贯彻该书主题的“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分裂,使《商业的常识》成为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最为深刻与易懂的读本。

(责任编辑:刘进)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