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刘正山:用经济学分析和遏制“打老婆”现象  

2011-08-21 13:27: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CommonLaw)中的“拇指条款”(theruleofthumb)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 《爱情婚姻经济学》之打老婆的经济解释

 

《爱情婚姻经济学》之打老婆的经济解释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打老婆”,恐怕是古今中外均广泛存在的现象。据世界银行调查统计,20世纪全世界有25%-50%的妇女都曾受到过与其关系密切者的身体虐待。例如,英国的家庭暴力非常严重。英国警方平均每60秒就要赴现场处理一起家庭暴力事件。每6-20秒,英国就有一人在家中遭受暴力侵犯,主要是男人打老婆。(《深圳晚报》2004年1月2日)又如,韩国有35.3%的家庭妇女,遭配偶殴打施暴。(中新网2006年6月27日)再如,一份联合国人口基金报告称,印度15到49岁的已婚妇女中大约有70%遭受殴打和性暴力。(《新京报》2006年10月27日) 在中国,“打老婆”现象可能更为普遍。据广东省一份社会调查结果显示:对老公打老婆现象,广东人中城乡人员所持态度差异较大。近八成半城市居民反对老公打老婆,而农村则只有五成半的人反对。(凤凰卫视2004年3月20日) 应该说,“打老婆”的经济和社会成本都很高。因为,妇女受伤或者被打死,涉及的医疗护理、司法和社会有关部门的工作费用很高。如果再将受害者自身的直接经济损失、病假保险以及生理和心理康复方面的费用加以累计,这个数目难以计算。 现在,大约只有瑞典估算了“打老婆”的成本。瑞典国家卫生与福利局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瑞典每年因妇女遭受殴打给社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33亿瑞典克朗(约合4.75亿美元)。(新华社2006年12月12日) 既然“打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打老婆”,恐怕是古今中外均广泛存在的现象。据世界银行调查统计,20世纪全世界有25%-50%的妇女都曾受到过与其关系密切者的身体虐待。例如,英国的家庭暴力非常严重。英国警方平均每60秒就要赴现场处理一起家庭暴力事件。每620秒,英国就有一人在家中遭受暴力侵犯,主要是男人打老婆。(《深圳晚报》2004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12日)又如,韩国有35.3%的家庭妇女,遭配偶殴打施暴。(中新网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2006627日)再如,一份联合国人口基金报告称,印度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1549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岁的已婚妇女中大约有70%遭受殴打和性暴力。(《新京报》200610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27日)

在中国,“打老婆”现象可能更为普遍。据广东省一份社会调查结果显示:对老公打老婆现象,广东人中城乡人员所持态度差异较大。近八成半城市居民反对老公打老婆,而农村则只有五成半的人反对。(凤凰卫视20043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CommonLaw)中的“拇指条款”(theruleofthumb)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20日)

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应该说,“打老婆”的经济和社会成本都很高。因为,妇女受伤或者被打死,涉及的医疗护理、司法和社会有关部门的工作费用很高。如果再将受害者自身的直接经济损失、病假保险以及生理和心理康复方面的费用加以累计,这个数目难以计算。

现在,大约只有瑞典估算了“打老婆”的成本。瑞典国家卫生与福利局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瑞典每年因妇女遭受殴打给社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33亿瑞典克朗(约合4.75亿美元)。(新华社20061212 《爱情婚姻经济学》之打老婆的经济解释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打老婆”,恐怕是古今中外均广泛存在的现象。据世界银行调查统计,20世纪全世界有25%-50%的妇女都曾受到过与其关系密切者的身体虐待。例如,英国的家庭暴力非常严重。英国警方平均每60秒就要赴现场处理一起家庭暴力事件。每6-20秒,英国就有一人在家中遭受暴力侵犯,主要是男人打老婆。(《深圳晚报》2004年1月2日)又如,韩国有35.3%的家庭妇女,遭配偶殴打施暴。(中新网2006年6月27日)再如,一份联合国人口基金报告称,印度15到49岁的已婚妇女中大约有70%遭受殴打和性暴力。(《新京报》2006年10月27日) 在中国,“打老婆”现象可能更为普遍。据广东省一份社会调查结果显示:对老公打老婆现象,广东人中城乡人员所持态度差异较大。近八成半城市居民反对老公打老婆,而农村则只有五成半的人反对。(凤凰卫视2004年3月20日) 应该说,“打老婆”的经济和社会成本都很高。因为,妇女受伤或者被打死,涉及的医疗护理、司法和社会有关部门的工作费用很高。如果再将受害者自身的直接经济损失、病假保险以及生理和心理康复方面的费用加以累计,这个数目难以计算。 现在,大约只有瑞典估算了“打老婆”的成本。瑞典国家卫生与福利局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瑞典每年因妇女遭受殴打给社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33亿瑞典克朗(约合4.75亿美元)。(新华社2006年12月12日) 既然“打日)

既然“打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CommonLaw)中的“拇指条款”(theruleofthumb)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Common Law)中的“拇指条款”(the rule of thumb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CommonLaw)中的“拇指条款”(theruleofthumb)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CommonLaw)中的“拇指条款”(theruleofthumb)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女受到家庭暴力侵害的比城市女性多,总比例超过40%;而城市女性的这一比例为31.3%。而很多农村人也认为打老婆是私事,是合理的。 此外,“打老婆”也是会被“学习”的。每个人的行为,背后都有一定的知识图式。知识来自学习。“打老婆”也是一种学习行为,从观察、经验、文化、家庭中学习而来,其作用是想藉由暴力控制他的伴侣。很多研究都发现这一规律:暴力会有惯性,且丈夫打老婆有了第一次,通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打的次数越多,打的程度越重。 由此,治理家庭暴力或者说减少和杜绝“打老婆”现象,需要切断“习俗”,安排新的激励机制。 联合国在1993年正式宣布殴打妇女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或许来得有点晚。但是,如果我们充分尊重妇女的人权,并对“打老婆”行为施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会收到良效的。这方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比如,瑞典,打老婆属初犯的,处罚200欧元;新加坡:丈夫殴打妻子,只要妻子控告,即被处以6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个月的拘役;美国:打老婆可能入狱30天。

老婆”的成本如此高昂,为何那么多人对“打老婆”乐此不疲? 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有近一半的人仍认为丈夫打老婆“有理”。抽样调查报告表明,有43.7%的被访者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丈夫打妻子,很多时候是因为妻子蛮横不讲理”,还有25.5%的被访者同意“妻子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可以打妻子”。在同一调查中,超过9成的被访者认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接近9成的人认为“人人都有权干涉家庭暴力事件”,8成多的被访者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家庭中使用暴力手段解决冲突”。 这个调查表明:很多男人的思想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不应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只要是妻子不对,就可以打。 那么,为何最终还是出现了“打老婆”? 从各种调研报告看,“打老婆”现象在各种社会经济阶层、宗教、种族、学历背景的家庭都会发生,它与酗酒或服用药物并无绝对的关系,只有少数的婚姻暴力施暴者有精神疾病。 可见,打老婆现象的出现,可能与“激励机制”有关。 我们知道,在中外的传统社会中,妻子在家中是缺乏地位的。在英国,19世纪之前,丈夫可以对妻子施予身体的惩戒,其合法性是依据“普通法”(CommonLaw)中的“拇指条款”(theruleofthumb)所规定。所谓“拇指条款”是指丈夫可以使用不超过拇指粗的棍棒来惩戒妻子。中国,长期以来,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家族关系是以父子为主轴,强调权威关系。“三纲”中明确提出“夫为妻纲”,意即夫居于支配的地位,妻子变成丈夫的附属品,妻子对丈夫要绝对服从,从而丈夫“打老婆”也有其合法性。 这种习俗是会传承的。所以,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妇刘正山:用经济学分析和遏制“打老婆”现象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