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陆新之:一个内地人21年的澳门行走(之五)  

2011-04-11 23:36:00|  分类: 企业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赌场上班,但是几乎可以清楚看到,入职赌场十年后,他会是怎么样。 餐包姓张,他的祖上原来是广东顺德人,在澳门已经三代。他的爷爷是五金工场的雇工,到了父亲那一代,就开始有了一个自己的四十平方米左右的五金商铺,1998年,60岁开外的餐包老爸是亲自在商铺里面打造铁器。这家铺在水坑尾街,是典型的旧时骑楼式粤式建筑,房子高三层,底层就是五金铺和工场,二楼是厨房和卫生间,三楼才是住房。30年来,这家铺子养育了张家三代20多人,最多的时候有四个雇工,但到了这一年,只有一个亲戚帮工了。张老爸叹息,现在生意难做,大超市从80年代开始出现,各种五金器皿应有尽有,都是内地的工厂大批量生产,他们这种家庭式小工场,已经没有大单,只能是零敲碎打的街坊生意了。和张家五金铺类似的,还有一些纺织等手工作坊。 作为一个常去澳门的华人,鲁庞智对于博彩似乎一直有免疫能力。他毕业后从事的是金融和贸易工作,对他来说,每天都在计算成本、风险和收益。对于博彩的投入,和购买股票一样,他都有一个预算,就是不超过个人资产的一个百分比。例如,他最多只愿意花一万元来博,多了,就舍不得了。拿一万元,在赌场里面要翻番,谈何容易。即使是精心推算,再加上超好运气,能赚了两倍,算是投入一万,能够拿三万元离开赌场,那么肯定也得大耗精神特费时间。而赚两万元,也就是90年代中期鲁庞智的一个月的平均收入。鲁庞智很早就想通了,“与其花

在凼仔岛旺区的一家茶餐厅里面,鲁庞智二人和澳门的土生朋友“餐包”一起吃猪扒包,喝奶茶。对于枪击案和《濠江风云》里面的黑社会当街互相追砍,餐包说起来却超乎寻常的淡定。20岁出头的餐包在澳门本地上的中学,在香港修读广告,毕业后回到澳门,在一家不到十个人的广告公司做设计。

赌场上班,但是几乎可以清楚看到,入职赌场十年后,他会是怎么样。 餐包姓张,他的祖上原来是广东顺德人,在澳门已经三代。他的爷爷是五金工场的雇工,到了父亲那一代,就开始有了一个自己的四十平方米左右的五金商铺,1998年,60岁开外的餐包老爸是亲自在商铺里面打造铁器。这家铺在水坑尾街,是典型的旧时骑楼式粤式建筑,房子高三层,底层就是五金铺和工场,二楼是厨房和卫生间,三楼才是住房。30年来,这家铺子养育了张家三代20多人,最多的时候有四个雇工,但到了这一年,只有一个亲戚帮工了。张老爸叹息,现在生意难做,大超市从80年代开始出现,各种五金器皿应有尽有,都是内地的工厂大批量生产,他们这种家庭式小工场,已经没有大单,只能是零敲碎打的街坊生意了。和张家五金铺类似的,还有一些纺织等手工作坊。 作为一个常去澳门的华人,鲁庞智对于博彩似乎一直有免疫能力。他毕业后从事的是金融和贸易工作,对他来说,每天都在计算成本、风险和收益。对于博彩的投入,和购买股票一样,他都有一个预算,就是不超过个人资产的一个百分比。例如,他最多只愿意花一万元来博,多了,就舍不得了。拿一万元,在赌场里面要翻番,谈何容易。即使是精心推算,再加上超好运气,能赚了两倍,算是投入一万,能够拿三万元离开赌场,那么肯定也得大耗精神特费时间。而赚两万元,也就是90年代中期鲁庞智的一个月的平均收入。鲁庞智很早就想通了,“与其花

“其实我们本地人对于黑社会的事情,并不是很吃惊,也没有觉得多少危险。”餐包对二人解释,“冤有头、债有主,澳门的有势力人士,一般很少牵涉到无辜平民,他们更多是相互之间为了地盘和利益搏杀。”

赌场上班,但是几乎可以清楚看到,入职赌场十年后,他会是怎么样。 餐包姓张,他的祖上原来是广东顺德人,在澳门已经三代。他的爷爷是五金工场的雇工,到了父亲那一代,就开始有了一个自己的四十平方米左右的五金商铺,1998年,60岁开外的餐包老爸是亲自在商铺里面打造铁器。这家铺在水坑尾街,是典型的旧时骑楼式粤式建筑,房子高三层,底层就是五金铺和工场,二楼是厨房和卫生间,三楼才是住房。30年来,这家铺子养育了张家三代20多人,最多的时候有四个雇工,但到了这一年,只有一个亲戚帮工了。张老爸叹息,现在生意难做,大超市从80年代开始出现,各种五金器皿应有尽有,都是内地的工厂大批量生产,他们这种家庭式小工场,已经没有大单,只能是零敲碎打的街坊生意了。和张家五金铺类似的,还有一些纺织等手工作坊。 作为一个常去澳门的华人,鲁庞智对于博彩似乎一直有免疫能力。他毕业后从事的是金融和贸易工作,对他来说,每天都在计算成本、风险和收益。对于博彩的投入,和购买股票一样,他都有一个预算,就是不超过个人资产的一个百分比。例如,他最多只愿意花一万元来博,多了,就舍不得了。拿一万元,在赌场里面要翻番,谈何容易。即使是精心推算,再加上超好运气,能赚了两倍,算是投入一万,能够拿三万元离开赌场,那么肯定也得大耗精神特费时间。而赚两万元,也就是90年代中期鲁庞智的一个月的平均收入。鲁庞智很早就想通了,“与其花陆新之:一个内地人21年的澳门行走(之五)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鲁庞智想想似乎是这样。香港回归之前,多次在闹市出现悍匪。他们曾手持AK47型冲锋枪,白日连环打劫金铺和珠宝行,并且与闻风围捕的香港皇家警察发生激烈枪战,开火数百响,无辜市民前后受伤的数十人。也有警察在追捕交火之中殉职。而澳门的黑帮火拼,主要与赌厅生意有关,斗殴产生的死伤基本都局限在社团内部,最多是一些和黑帮有关的律师受到波及。像餐包这种社会普罗大众、工薪阶层,和黑帮没有什么交集。有着设计梦想的餐包关心的是,澳门的经济很不景气,各行业基本上看不到前途。“要么是做赌场,收入比起其他行业能够高出50%。但是呢,做了这一行,其他职业技能都废掉了,以后想转行都很难。”餐包的担心也是澳门年轻人的担心。赌场之中,中层管理位置很少,大多数是荷官与服务职位,餐包在家中排行第四,他的一兄一姐,都在澳门娱乐公司任职。他虽然还没有去赌场上班,但是几乎可以清楚看到,入职赌场十年后,他会是怎么样。

餐包姓张,他的祖上原来是广东顺德人,在澳门已经三代。他的爷爷是五金工场的雇工,到了父亲那一代,就开始有了一个自己的四十平方米左右的五金商铺,1998年,60岁开外的餐包老爸是亲自在商铺里面打造铁器。这家铺在水坑尾街,是典型的旧时骑楼式粤式建筑,房子高三层,底层就是五金铺和工场,二楼是厨房和卫生间,三楼才是住房。30年来,这家铺子养育了张家三代20多人,最多的时候有四个雇工,但到了这一年,只有一个亲戚帮工了。张老爸叹息,现在生意难做,大超市从80年代开始出现,各种五金器皿应有尽有,都是内地的工厂大批量生产,他们这种家庭式小工场,已经没有大单,只能是零敲碎打的街坊生意了。和张家五金铺类似的,还有一些纺织等手工作坊。

赌场上班,但是几乎可以清楚看到,入职赌场十年后,他会是怎么样。 餐包姓张,他的祖上原来是广东顺德人,在澳门已经三代。他的爷爷是五金工场的雇工,到了父亲那一代,就开始有了一个自己的四十平方米左右的五金商铺,1998年,60岁开外的餐包老爸是亲自在商铺里面打造铁器。这家铺在水坑尾街,是典型的旧时骑楼式粤式建筑,房子高三层,底层就是五金铺和工场,二楼是厨房和卫生间,三楼才是住房。30年来,这家铺子养育了张家三代20多人,最多的时候有四个雇工,但到了这一年,只有一个亲戚帮工了。张老爸叹息,现在生意难做,大超市从80年代开始出现,各种五金器皿应有尽有,都是内地的工厂大批量生产,他们这种家庭式小工场,已经没有大单,只能是零敲碎打的街坊生意了。和张家五金铺类似的,还有一些纺织等手工作坊。 作为一个常去澳门的华人,鲁庞智对于博彩似乎一直有免疫能力。他毕业后从事的是金融和贸易工作,对他来说,每天都在计算成本、风险和收益。对于博彩的投入,和购买股票一样,他都有一个预算,就是不超过个人资产的一个百分比。例如,他最多只愿意花一万元来博,多了,就舍不得了。拿一万元,在赌场里面要翻番,谈何容易。即使是精心推算,再加上超好运气,能赚了两倍,算是投入一万,能够拿三万元离开赌场,那么肯定也得大耗精神特费时间。而赚两万元,也就是90年代中期鲁庞智的一个月的平均收入。鲁庞智很早就想通了,“与其花陆新之:一个内地人21年的澳门行走(之五)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九牛二虎之力去跟何先生肉搏,胜负还在未知之数,不如安心做好本职工作。” 不过,这个想法,在1998年也有所动摇。因为那一年的夏天,他去了一趟美国。从大西洋城到拉斯维加斯,那里的大赌场他都走了一遍。就像他没有把握跟何先生肉搏一样,他在美国也没有和永利以及米高梅这些老牌赌博公司拼身家。但是,一路上,美国老百姓爱玩的角子老虎机吸引住了他。图案华丽、音效动人的角子老虎机,一注少到只有一美分就可以拉一下。鲁庞智遇到好几个美国老伯老太,他们拿着十几 美元 ,在赌场里面能够拉上一天的老虎机,输输赢赢,不亦乐乎。所以,每到一地,他都忍不住塞上20美元,各款机器都试几回。有几次,他都中了四五千个代币,算算也值几百美元,非常符合他的小注怡情的人生哲学。

作为一个常去澳门的华人,鲁庞智对于博彩似乎一直有免疫能力。他毕业后从事的是金融和贸易工作,对他来说,每天都在计算成本、风险和收益。对于博彩的投入,和购买股票一样,他都有一个预算,就是不超过个人资产的一个百分比。例如,他最多只愿意花一万元来博,多了,就舍不得了。拿一万元,在赌场里面要翻番,谈何容易。即使是精心推算,再加上超好运气,能赚了两倍,算是投入一万,能够拿三万元离开赌场,那么肯定也得大耗精神特费时间。而赚两万元,也就是90年代中期鲁庞智的一个月的平均收入。鲁庞智很早就想通了,“与其花九牛二虎之力去跟何先生肉搏,胜负还在未知之数,不如安心做好本职工作。”

不过,这个想法,在1998年也有所动摇。因为那一年的夏天,他去了一趟美国。从 在凼仔岛旺区的一家茶餐厅里面,鲁庞智二人和澳门的土生朋友“餐包”一起吃猪扒包,喝奶茶。对于枪击案和《濠江风云》里面的黑社会当街互相追砍,餐包说起来却超乎寻常的淡定。20岁出头的餐包在澳门本地上的中学,在香港修读广告,毕业后回到澳门,在一家不到十个人的广告公司做设计。 “其实我们本地人对于黑社会的事情,并不是很吃惊,也没有觉得多少危险。”餐包对二人解释,“冤有头、债有主,澳门的有势力人士,一般很少牵涉到无辜平民,他们更多是相互之间为了地盘和利益搏杀。” 鲁庞智想想似乎是这样。香港回归之前,多次在闹市出现悍匪。他们曾手持AK47型冲锋枪,白日连环打劫金铺和珠宝行,并且与闻风围捕的香港皇家警察发生激烈枪战,开火数百响,无辜市民前后受伤的数十人。也有警察在追捕交火之中殉职。而澳门的黑帮火拼,主要与赌厅生意有关,斗殴产生的死伤基本都局限在社团内部,最多是一些和黑帮有关的律师受到波及。像餐包这种社会普罗大众、工薪阶层,和黑帮没有什么交集。有着设计梦想的餐包关心的是,澳门的经济很不景气,各行业基本上看不到前途。“要么是做赌场,收入比起其他行业能够高出50%。但是呢,做了这一行,其他职业技能都废掉了,以后想转行都很难。”餐包的担心也是澳门年轻人的担心。赌场之中,中层管理位置很少,大多数是荷官与服务职位,餐包在家中排行第四,他的一兄一姐,都在澳门娱乐公司任职。他虽然还没有去大西洋城到拉斯维加斯,那里的大赌场他都走了一遍。就像他没有把握跟何先生肉搏一样,他在美国也没有和永利以及米高梅这些老牌赌博公司拼身家。但是,一路上,美国老百姓爱玩的角子老虎机吸引住了他。图案华丽、音效动人的角子老虎机,一注少到只有一美分就可以拉一下。鲁庞智遇到好几个美国老伯老太,他们拿着十几美元 ,在赌场里面能够拉上一天的老虎机,输输赢赢,不亦乐乎。所以,每到一地,他都忍不住塞上20美元,各款机器都试几回。有几次,他都中了四五千个代币,算算也值几百美元,非常符合他的小注怡情的人生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