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三八节:“剩女”其实符合经济学规律  

2011-03-08 14: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女孩子容貌资本扩大化、广延化,无非是认为所有的女孩子应该在20多岁结婚,享受家庭之乐。我认为,这只是一种选择方式,它将丧失“事业优先”方式的一些收益。更何况,20多岁时,女孩子只有容貌资本,缺少知识、才干等资本。 在经济学家看来,无论选择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如果说20多岁的女孩子选择了事业,那么,事业就成了相对应的收益,家庭也许就成了代价。所以,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当你迈入大龄行列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因为你得到了事业。诚如古话所说:“失之东隅,收之柴桑”。更何况,人生的道路是多样的,不能强求从众。 第二,一些“剩女”并非找不到男人,而是因为婚姻的机会成本太高。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子会出现更高的结婚机会成本,这使得婚姻的选择变得更加不容易。现代社会,一个优秀的职业女子面临着许多选择,她们有很好的工作机会,经济独立,前程美好,无须依赖男性,如果选择婚姻要放弃的东西太多,投入的成本太大,她都会舍不得。相比之下,单身反而有更好的预期回报,她们自然选择独身。社会提供给女性的工作和发展机会越多,单身女子的群体就会越大。可能上天就是那样吝啬,不可能把好处全让你占了。单身女子事业心越强,越希望有美好的感情,但是在期望值较高的情况下,婚姻变得更加不易,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用经济学的话说叫“路径依赖”。 这里很有必要分析赵晓博士提出的看法:“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同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放弃部分或者全部事业固然可惜,适龄而嫁的需要却更加迫切。与此同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会面临效用的‘边际递减’规律,使女人们觉得‘不如归去’,想要退回到家庭,退回到男人的怀抱,退回到子女身边。这样,事业和婚姻之间,也许终于会出现了一个交点。单身女子将降低原先对于婚姻的苛刻的条件要求以及对爱情的不切实际的想象,将摆脱以往对于事业的过分依赖,将以相对平和的心态,步入现实婚姻的殿堂。” 我认为,第一,赵晓的分析,前后逻辑不一致,违反了同一律。赵博士说,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又说,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机会成本怎么能忽大忽小?第二,赵博士滥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边际”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在一定基础上,或者说,以一定的基础为起点,再增加一步,从而增加的效用或收益。“退回家庭”,已经是另一当子事情了,等于放弃事业去当家庭主妇,这是机会成本问题。第三,放弃事业,回归家庭,其实是从头再来!也就是说,放弃单身者的比较优势,回归家庭。这里的机会成本,从逻辑角度讲,是很高的。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寻找在事业上志同道合的人结婚,或者在不放弃事业的前提下寻找配偶。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好心人”,似乎比“剩女”还着急,总是想办法劝说这些女孩子尽快结婚。不仅坚持我前文已经批驳过的年轻容颜资本说,还提

刘正山:“剩女”的经济学分析 “剩女”(即单身大龄女子)数量的增加,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它只是表明:选择“事业优先”的人数在增长,而且,这种行为符合经济学所说的“理性”。 当前的一个社会热点问题,是“剩女”问题越来越突出,相关分析文章几乎汗牛充栋。 从这些文章看,所谓的“剩女”问题其实是“大龄”问题,即大龄女子单身问题。但是,从我所了解的情况看,暂时“单身”,并不意味着这些女孩子选择终身不嫁,只不过她们将婚期推迟。 从实际情况看,所谓的“剩女”问题没有一些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严重。“单身”的女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隐婚者”。也就是说,这些女士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采取了经济学上所说的信息隐瞒形为,隐瞒已婚的事实,制造出信息不对称的结果,让人们误以为她们未婚。新华网2005年8月24日发布的题为《为了求职、保“饭碗”,南宁出现“隐婚族”》的报道说,南宁不少已婚人士为为了求职、保“饭碗”,隐瞒婚史。原因在于,在应聘时,很多公司明确要求只要未婚女性,说她们更有精力、活力、魅力,可能吸引更多客户。为了获得工作,很多未婚女士不得不采取隐瞒的方法。还有一些单位规定,夫妻俩不能在同一单位,一些夫妇为了保有工作,不得不隐藏已婚的身份。为什么一些单位要求员工未婚呢?据分析,已婚人士有家庭,难免涉及到关于家庭、生育等诸多方面,尤其是女性,法律更有严格的保护。根据《劳动法》第62条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不少于90天的产假”,《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第4条又规定,“不得在女职工怀孕期、产期、哺乳期降低其基本工资,或者解除劳动合同”,这两条规定对于用人单位来说,显然有着人力资源上的考量。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些方面因为被国家统包统揽,矛盾没有暴露出来,但近些年随着私有企业、外资企业的增多,关于已婚女性用工上的冲突日渐显现。企业的目的在于追逐利润,这没有错,但是追逐利润却以侵犯妇女的合法权益为代价,这就值得关注了。在有组织的企业规定面前,个人的力量实在单薄,“顺从便进来,不从便出去”,这些已婚的人们不得不装作未婚大龄青年。 抛开“隐婚”因素,我认为,“剩女”比例比以前有所增加,这是可能的。但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一,“剩女”多为女博士、高级白领及一些事业有成的人。这种现象比较多,并不意味着这些人不愿意结婚,这与她们的人生选择有关。人生的选择,可以事业优先,也可以婚姻优先。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必定晚结婚,即成为当前所说的大龄单身女子;反之,选择婚姻优先的女子,会较早地结婚。这两种方式无法判断孰优孰劣。例如,按照世俗的看法,对于女孩子而言,20多岁的时候,正豆蔻年华,容颜是比较优势,也可以说是资本,但才干与事业不是比较优势,更不是资本;30岁以后,女孩子的容颜可能就不是资本了,但才干和事业是资本,是比较优势。但是,一个显而易见、流传甚广的谬论是,认为女孩子的人生最美好的阶段是20多岁的时候! 刘正山:“剩女”的经济学分析

 

 

出一个很荒谬的“大白菜理论”:鲜嫩的白菜过了中午就蔫了,就卖不出去了;女孩子也是这样,容颜逝去的女孩子没人要,所以,晚婚不如早婚。我认为,他们对单身大龄女孩子的成本与收益估计,同实际不符。他们只考虑年轻女孩子的“外表”,却没有看到实质,没有看到这些女孩子的真正资本(事业、才干等)所在。 也许,周围那些真朋友和假朋友是出于好心,但是,受制于观念和信息不对称因素,对单身大龄女孩子的资本做出了错误的估计,用错误的信号干扰这些女孩子的决策,从而“好心办坏事”。 从理论上讲,美好婚姻产生的前提是,男女双方尽可能多的沟通,了解相互间的“信息”(信息完全对称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周围朋友的意见,只可以作参考。毕竟,多数人只能看到别人的有限信息,考虑的是别人的问题,自己并不承担决策的结果,于是,很可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想当然地提出意见。寓言故事《小马过河》值得我们深思:小马要过一条大河,不知道水有多深,是否危险。正当它打算迈步前行的时候,好心的松鼠大声叫停。松鼠说,水太深了,它的一个朋友刚刚在这条河中淹死。小马只好回家。途中,它遇到黄牛,黄牛得知情况后告诉小马说,水很浅,刚淹过腿肚子。小马被两个相反的说法搞糊涂了,到底谁说的是正确的?它的妈妈告诉它说,不要轻易听信别人,只有自己尝试过,才会知道真实情况。小马豁然开朗。它发现,河水既没有松鼠说的那么深,也没有黄牛说的那么浅。 正打算寻找配偶结婚的大龄女子,你周围的“参谋”,是否就是这个寓言中的松鼠或者黄牛?

   “剩女”(即单身大龄女子)数量的增加,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它只是表明:选择“事业优先”的人数在增长,而且,这种行为符合经济学所说的“理性”。

 

当前的一个社会热点问题, 是“剩女”问题越来越突出,相关分析文章几乎汗牛充栋。

从这些文章看,所谓的“剩女”问题其实是“大龄”问题,即大龄女子单身问题。但是,从我所了解的情况看,暂时 “单身”,并不意味着这些女孩子选择终身不嫁,只不过她们将婚期推迟。

从实际情况看,所谓的“剩女”问题没有一些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严重。“单身”的女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隐婚者”。也就是说,这些女士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采取了经济学上所说的信息隐瞒形为,隐瞒已婚的事实,制造出信息不对称的结果,让人们误以为她们未婚。新华网2005824 刘正山:“剩女”的经济学分析 “剩女”(即单身大龄女子)数量的增加,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它只是表明:选择“事业优先”的人数在增长,而且,这种行为符合经济学所说的“理性”。 当前的一个社会热点问题,是“剩女”问题越来越突出,相关分析文章几乎汗牛充栋。 从这些文章看,所谓的“剩女”问题其实是“大龄”问题,即大龄女子单身问题。但是,从我所了解的情况看,暂时“单身”,并不意味着这些女孩子选择终身不嫁,只不过她们将婚期推迟。 从实际情况看,所谓的“剩女”问题没有一些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严重。“单身”的女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隐婚者”。也就是说,这些女士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采取了经济学上所说的信息隐瞒形为,隐瞒已婚的事实,制造出信息不对称的结果,让人们误以为她们未婚。新华网2005年8月24日发布的题为《为了求职、保“饭碗”,南宁出现“隐婚族”》的报道说,南宁不少已婚人士为为了求职、保“饭碗”,隐瞒婚史。原因在于,在应聘时,很多公司明确要求只要未婚女性,说她们更有精力、活力、魅力,可能吸引更多客户。为了获得工作,很多未婚女士不得不采取隐瞒的方法。还有一些单位规定,夫妻俩不能在同一单位,一些夫妇为了保有工作,不得不隐藏已婚的身份。为什么一些单位要求员工未婚呢?据分析,已婚人士有家庭,难免涉及到关于家庭、生育等诸多方面,尤其是女性,法律更有严格的保护。根据《劳动法》第62条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不少于90天的产假”,《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第4条又规定,“不得在女职工怀孕期、产期、哺乳期降低其基本工资,或者解除劳动合同”,这两条规定对于用人单位来说,显然有着人力资源上的考量。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些方面因为被国家统包统揽,矛盾没有暴露出来,但近些年随着私有企业、外资企业的增多,关于已婚女性用工上的冲突日渐显现。企业的目的在于追逐利润,这没有错,但是追逐利润却以侵犯妇女的合法权益为代价,这就值得关注了。在有组织的企业规定面前,个人的力量实在单薄,“顺从便进来,不从便出去”,这些已婚的人们不得不装作未婚大龄青年。 抛开“隐婚”因素,我认为,“剩女”比例比以前有所增加,这是可能的。但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一,“剩女”多为女博士、高级白领及一些事业有成的人。这种现象比较多,并不意味着这些人不愿意结婚,这与她们的人生选择有关。人生的选择,可以事业优先,也可以婚姻优先。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必定晚结婚,即成为当前所说的大龄单身女子;反之,选择婚姻优先的女子,会较早地结婚。这两种方式无法判断孰优孰劣。例如,按照世俗的看法,对于女孩子而言,20多岁的时候,正豆蔻年华,容颜是比较优势,也可以说是资本,但才干与事业不是比较优势,更不是资本;30岁以后,女孩子的容颜可能就不是资本了,但才干和事业是资本,是比较优势。但是,一个显而易见、流传甚广的谬论是,认为女孩子的人生最美好的阶段是20多岁的时候!日发布的题为《为了求职、保“饭碗”,南宁出现“隐婚族”》的报道说,南宁不少已婚人士为为了求职、保“饭碗”,隐瞒婚史。原因在于,在应聘时,很多公司明确要求只要未婚女性,说她们更有精力、活力、魅力,可能吸引更多客户。为了获得工作,很多未婚女士不得不采取隐瞒的方法。还有一些单位规定,夫妻俩不能在同一单位,一些夫妇为了保有工作,不得不隐藏已婚的身份。为什么一些单位要求员工未婚呢?据分析,已婚人士有家庭,难免涉及到关于家庭、生育等诸多方面,尤其是女性,法律更有严格的保护。根据《劳动法》第62条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不少于90天的产假”,《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第4条又规定,“不得在女职工怀孕期、产期、哺乳期降低其基本工资,或者解除劳动合同”,这两条规定对于用人单位来说,显然有着人力资源上的考量。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些方面因为被国家统包统揽,矛盾没有暴露出来,但近些年随着私有企业、外资企业的增多,关于已婚女性用工上的冲突日渐显现。企业的目的在于追逐利润,这没有错,但是追逐利润却以侵犯妇女的合法权益为代价,这就值得关注了。在有组织的企业规定面前,个人的力量实在单薄,“顺从便进来,不从便出去”,这些已婚的人们不得不装作未婚大龄青年。

三八节:“剩女”其实符合经济学规律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抛开“隐婚”因素,我认为,“剩女”比例比以前有所增加,这是可能的。但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一,“剩女”多为女博士、高级白领及一些事业有成的人。这种现象比较多,并不意味着这些人不愿意结婚,这与她们的人生选择有关。人生的选择,可以事业优先,也可以婚姻优先。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必定晚结婚,即成为当前所说的大龄单身女子;反之,选择婚姻优先的女子,会较早地结婚。这两种方式无法判断孰优孰劣。例如,按照世俗的看法,对于女孩子而言,20将女孩子容貌资本扩大化、广延化,无非是认为所有的女孩子应该在20多岁结婚,享受家庭之乐。我认为,这只是一种选择方式,它将丧失“事业优先”方式的一些收益。更何况,20多岁时,女孩子只有容貌资本,缺少知识、才干等资本。 在经济学家看来,无论选择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如果说20多岁的女孩子选择了事业,那么,事业就成了相对应的收益,家庭也许就成了代价。所以,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当你迈入大龄行列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因为你得到了事业。诚如古话所说:“失之东隅,收之柴桑”。更何况,人生的道路是多样的,不能强求从众。 第二,一些“剩女”并非找不到男人,而是因为婚姻的机会成本太高。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子会出现更高的结婚机会成本,这使得婚姻的选择变得更加不容易。现代社会,一个优秀的职业女子面临着许多选择,她们有很好的工作机会,经济独立,前程美好,无须依赖男性,如果选择婚姻要放弃的东西太多,投入的成本太大,她都会舍不得。相比之下,单身反而有更好的预期回报,她们自然选择独身。社会提供给女性的工作和发展机会越多,单身女子的群体就会越大。可能上天就是那样吝啬,不可能把好处全让你占了。单身女子事业心越强,越希望有美好的感情,但是在期望值较高的情况下,婚姻变得更加不易,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用经济学的话说叫“路径依赖”。 这里很有必要分析赵晓博士提出的看法:“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同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放弃部分或者全部事业固然可惜,适龄而嫁的需要却更加迫切。与此同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会面临效用的‘边际递减’规律,使女人们觉得‘不如归去’,想要退回到家庭,退回到男人的怀抱,退回到子女身边。这样,事业和婚姻之间,也许终于会出现了一个交点。单身女子将降低原先对于婚姻的苛刻的条件要求以及对爱情的不切实际的想象,将摆脱以往对于事业的过分依赖,将以相对平和的心态,步入现实婚姻的殿堂。” 我认为,第一,赵晓的分析,前后逻辑不一致,违反了同一律。赵博士说,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又说,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机会成本怎么能忽大忽小?第二,赵博士滥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边际”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在一定基础上,或者说,以一定的基础为起点,再增加一步,从而增加的效用或收益。“退回家庭”,已经是另一当子事情了,等于放弃事业去当家庭主妇,这是机会成本问题。第三,放弃事业,回归家庭,其实是从头再来!也就是说,放弃单身者的比较优势,回归家庭。这里的机会成本,从逻辑角度讲,是很高的。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寻找在事业上志同道合的人结婚,或者在不放弃事业的前提下寻找配偶。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好心人”,似乎比“剩女”还着急,总是想办法劝说这些女孩子尽快结婚。不仅坚持我前文已经批驳过的年轻容颜资本说,还提多岁的时候,正豆蔻年华,容颜是比较优势,也可以说是资本,但才干与事业不是比较优势,更不是资本;30岁以后,女孩子的容颜可能就不是资本了,但才干和事业是资本,是比较优势。但是,一个显而易见、流传甚广的谬论是,认为女孩子的人生最美好的阶段是20多岁的时候!将女孩子容貌资本扩大化、广延化,无非是认为所有的女孩子应该在20将女孩子容貌资本扩大化、广延化,无非是认为所有的女孩子应该在20多岁结婚,享受家庭之乐。我认为,这只是一种选择方式,它将丧失“事业优先”方式的一些收益。更何况,20多岁时,女孩子只有容貌资本,缺少知识、才干等资本。 在经济学家看来,无论选择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如果说20多岁的女孩子选择了事业,那么,事业就成了相对应的收益,家庭也许就成了代价。所以,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当你迈入大龄行列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因为你得到了事业。诚如古话所说:“失之东隅,收之柴桑”。更何况,人生的道路是多样的,不能强求从众。 第二,一些“剩女”并非找不到男人,而是因为婚姻的机会成本太高。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子会出现更高的结婚机会成本,这使得婚姻的选择变得更加不容易。现代社会,一个优秀的职业女子面临着许多选择,她们有很好的工作机会,经济独立,前程美好,无须依赖男性,如果选择婚姻要放弃的东西太多,投入的成本太大,她都会舍不得。相比之下,单身反而有更好的预期回报,她们自然选择独身。社会提供给女性的工作和发展机会越多,单身女子的群体就会越大。可能上天就是那样吝啬,不可能把好处全让你占了。单身女子事业心越强,越希望有美好的感情,但是在期望值较高的情况下,婚姻变得更加不易,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用经济学的话说叫“路径依赖”。 这里很有必要分析赵晓博士提出的看法:“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同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放弃部分或者全部事业固然可惜,适龄而嫁的需要却更加迫切。与此同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会面临效用的‘边际递减’规律,使女人们觉得‘不如归去’,想要退回到家庭,退回到男人的怀抱,退回到子女身边。这样,事业和婚姻之间,也许终于会出现了一个交点。单身女子将降低原先对于婚姻的苛刻的条件要求以及对爱情的不切实际的想象,将摆脱以往对于事业的过分依赖,将以相对平和的心态,步入现实婚姻的殿堂。” 我认为,第一,赵晓的分析,前后逻辑不一致,违反了同一律。赵博士说,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又说,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机会成本怎么能忽大忽小?第二,赵博士滥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边际”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在一定基础上,或者说,以一定的基础为起点,再增加一步,从而增加的效用或收益。“退回家庭”,已经是另一当子事情了,等于放弃事业去当家庭主妇,这是机会成本问题。第三,放弃事业,回归家庭,其实是从头再来!也就是说,放弃单身者的比较优势,回归家庭。这里的机会成本,从逻辑角度讲,是很高的。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寻找在事业上志同道合的人结婚,或者在不放弃事业的前提下寻找配偶。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好心人”,似乎比“剩女”还着急,总是想办法劝说这些女孩子尽快结婚。不仅坚持我前文已经批驳过的年轻容颜资本说,还提多岁结婚,享受家庭之乐。我认为,这只是一种选择方式,它将丧失“事业优先”方式的一些收益。更何况,20多岁时,女孩子只有容貌资本,缺少知识、才干等资本。

在经济学家看来,无论选择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如果说20多岁的女孩子选择了事业,那么,事业就成了相对应的收益,家庭也许就成了代价。所以,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当你迈入大龄行列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因为你得到了事业。诚如古话所说:“失之东隅,收之柴桑”。更何况,人生的道路是多样的,不能强求从众。

     第二,一些“剩女”并非找不到男人,而是因为婚姻的机会成本太高。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子会出现更高的结婚机会成本,这使得婚姻的选择变得更加不容易。现代社会,一个优秀的职业女子面临着许多选择,她们有很好的工作机会,经济独立,前程美好,无须依赖男性,如果选择婚姻要放弃的东西太多,投入的成本太大,她都会舍不得。相比之下,单身反而有更好的预期回报,她们自然选择独身。社会提供给女性的工作和发展机会越多,单身女子的群体就会越大。可能上天就是那样吝啬,不可能把好处全让你占了。单身女子事业心越强,越希望有美好的感情,但是在期望值较高的情况下,婚姻变得更加不易,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用经济学的话说叫“路径依赖”。

将女孩子容貌资本扩大化、广延化,无非是认为所有的女孩子应该在20多岁结婚,享受家庭之乐。我认为,这只是一种选择方式,它将丧失“事业优先”方式的一些收益。更何况,20多岁时,女孩子只有容貌资本,缺少知识、才干等资本。 在经济学家看来,无论选择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如果说20多岁的女孩子选择了事业,那么,事业就成了相对应的收益,家庭也许就成了代价。所以,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当你迈入大龄行列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因为你得到了事业。诚如古话所说:“失之东隅,收之柴桑”。更何况,人生的道路是多样的,不能强求从众。 第二,一些“剩女”并非找不到男人,而是因为婚姻的机会成本太高。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子会出现更高的结婚机会成本,这使得婚姻的选择变得更加不容易。现代社会,一个优秀的职业女子面临着许多选择,她们有很好的工作机会,经济独立,前程美好,无须依赖男性,如果选择婚姻要放弃的东西太多,投入的成本太大,她都会舍不得。相比之下,单身反而有更好的预期回报,她们自然选择独身。社会提供给女性的工作和发展机会越多,单身女子的群体就会越大。可能上天就是那样吝啬,不可能把好处全让你占了。单身女子事业心越强,越希望有美好的感情,但是在期望值较高的情况下,婚姻变得更加不易,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用经济学的话说叫“路径依赖”。 这里很有必要分析赵晓博士提出的看法:“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同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放弃部分或者全部事业固然可惜,适龄而嫁的需要却更加迫切。与此同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会面临效用的‘边际递减’规律,使女人们觉得‘不如归去’,想要退回到家庭,退回到男人的怀抱,退回到子女身边。这样,事业和婚姻之间,也许终于会出现了一个交点。单身女子将降低原先对于婚姻的苛刻的条件要求以及对爱情的不切实际的想象,将摆脱以往对于事业的过分依赖,将以相对平和的心态,步入现实婚姻的殿堂。” 我认为,第一,赵晓的分析,前后逻辑不一致,违反了同一律。赵博士说,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又说,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机会成本怎么能忽大忽小?第二,赵博士滥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边际”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在一定基础上,或者说,以一定的基础为起点,再增加一步,从而增加的效用或收益。“退回家庭”,已经是另一当子事情了,等于放弃事业去当家庭主妇,这是机会成本问题。第三,放弃事业,回归家庭,其实是从头再来!也就是说,放弃单身者的比较优势,回归家庭。这里的机会成本,从逻辑角度讲,是很高的。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寻找在事业上志同道合的人结婚,或者在不放弃事业的前提下寻找配偶。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好心人”,似乎比“剩女”还着急,总是想办法劝说这些女孩子尽快结婚。不仅坚持我前文已经批驳过的年轻容颜资本说,还提

这里很有必要分析赵晓博士提出的看法:“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同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放弃部分或者全部事业固然可惜,适龄而嫁的需要却更加迫切。与此同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会面临效用的‘边际递减’规律,使女人们觉得‘不如归去’,想要退回到家庭,退回到男人的怀抱,退回到子女身边。这样,事业和婚姻之间,也许终于会出现了一个交点。单身女子将降低原先对于婚姻的苛刻的条件要求以及对爱情的不切实际的想象,将摆脱以往对于事业的过分依赖,将以相对平和的心态,步入现实婚姻的殿堂。”

出一个很荒谬的“大白菜理论”:鲜嫩的白菜过了中午就蔫了,就卖不出去了;女孩子也是这样,容颜逝去的女孩子没人要,所以,晚婚不如早婚。我认为,他们对单身大龄女孩子的成本与收益估计,同实际不符。他们只考虑年轻女孩子的“外表”,却没有看到实质,没有看到这些女孩子的真正资本(事业、才干等)所在。 也许,周围那些真朋友和假朋友是出于好心,但是,受制于观念和信息不对称因素,对单身大龄女孩子的资本做出了错误的估计,用错误的信号干扰这些女孩子的决策,从而“好心办坏事”。 从理论上讲,美好婚姻产生的前提是,男女双方尽可能多的沟通,了解相互间的“信息”(信息完全对称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周围朋友的意见,只可以作参考。毕竟,多数人只能看到别人的有限信息,考虑的是别人的问题,自己并不承担决策的结果,于是,很可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想当然地提出意见。寓言故事《小马过河》值得我们深思:小马要过一条大河,不知道水有多深,是否危险。正当它打算迈步前行的时候,好心的松鼠大声叫停。松鼠说,水太深了,它的一个朋友刚刚在这条河中淹死。小马只好回家。途中,它遇到黄牛,黄牛得知情况后告诉小马说,水很浅,刚淹过腿肚子。小马被两个相反的说法搞糊涂了,到底谁说的是正确的?它的妈妈告诉它说,不要轻易听信别人,只有自己尝试过,才会知道真实情况。小马豁然开朗。它发现,河水既没有松鼠说的那么深,也没有黄牛说的那么浅。 正打算寻找配偶结婚的大龄女子,你周围的“参谋”,是否就是这个寓言中的松鼠或者黄牛?我认为,第一,赵晓的分析,前后逻辑不一致,违反了同一律。赵博士说,女子到了大龄婚姻的机会成本比较大,但又说,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婚姻的机会成本会相对变小。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机会成本怎么能忽大忽小?第二,赵博士滥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边际”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在一定基础上,或者说,以一定的基础为起点,再增加一步,从而增加的效用或收益。“退回家庭”,已经是另一当子事情了,等于放弃事业去当家庭主妇,这是机会成本问题。第三,放弃事业,回归家庭,其实是从头再来!也就是说,放弃单身者的比较优势,回归家庭。这里的机会成本,从逻辑角度讲,是很高的。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寻找在事业上志同道合的人结婚,或者在不放弃事业的前提下寻找配偶。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好心人”,似乎比“剩女”还着急,总是想办法劝说这些女孩子尽快结婚。不仅坚持我前文已经批驳过的年轻容颜资本说,还提出一个很荒谬的“大白菜理论”:鲜嫩的白菜过了中午就蔫了,就卖不出去了;女孩子也是这样,容颜逝去的女孩子没人要,所以,晚婚不如早婚。我认为,他们对单身大龄女孩子的成本与收益估计,同实际不符。他们只考虑年轻女孩子的“外表”,却没有看到实质,没有看到这些女孩子的真正资本(事业、才干等)所在。

也许,周围那些真朋友和假朋友是出于好心,但是,受制于观念和信息不对称因素,对单身大龄女孩子的资本做出了错误的估计,用错误的信号干扰这些女孩子的决策,从而“好心办坏事”。

刘正山:“剩女”的经济学分析 “剩女”(即单身大龄女子)数量的增加,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它只是表明:选择“事业优先”的人数在增长,而且,这种行为符合经济学所说的“理性”。 当前的一个社会热点问题,是“剩女”问题越来越突出,相关分析文章几乎汗牛充栋。 从这些文章看,所谓的“剩女”问题其实是“大龄”问题,即大龄女子单身问题。但是,从我所了解的情况看,暂时“单身”,并不意味着这些女孩子选择终身不嫁,只不过她们将婚期推迟。 从实际情况看,所谓的“剩女”问题没有一些媒体所渲染的那样严重。“单身”的女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隐婚者”。也就是说,这些女士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采取了经济学上所说的信息隐瞒形为,隐瞒已婚的事实,制造出信息不对称的结果,让人们误以为她们未婚。新华网2005年8月24日发布的题为《为了求职、保“饭碗”,南宁出现“隐婚族”》的报道说,南宁不少已婚人士为为了求职、保“饭碗”,隐瞒婚史。原因在于,在应聘时,很多公司明确要求只要未婚女性,说她们更有精力、活力、魅力,可能吸引更多客户。为了获得工作,很多未婚女士不得不采取隐瞒的方法。还有一些单位规定,夫妻俩不能在同一单位,一些夫妇为了保有工作,不得不隐藏已婚的身份。为什么一些单位要求员工未婚呢?据分析,已婚人士有家庭,难免涉及到关于家庭、生育等诸多方面,尤其是女性,法律更有严格的保护。根据《劳动法》第62条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不少于90天的产假”,《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第4条又规定,“不得在女职工怀孕期、产期、哺乳期降低其基本工资,或者解除劳动合同”,这两条规定对于用人单位来说,显然有着人力资源上的考量。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些方面因为被国家统包统揽,矛盾没有暴露出来,但近些年随着私有企业、外资企业的增多,关于已婚女性用工上的冲突日渐显现。企业的目的在于追逐利润,这没有错,但是追逐利润却以侵犯妇女的合法权益为代价,这就值得关注了。在有组织的企业规定面前,个人的力量实在单薄,“顺从便进来,不从便出去”,这些已婚的人们不得不装作未婚大龄青年。 抛开“隐婚”因素,我认为,“剩女”比例比以前有所增加,这是可能的。但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一,“剩女”多为女博士、高级白领及一些事业有成的人。这种现象比较多,并不意味着这些人不愿意结婚,这与她们的人生选择有关。人生的选择,可以事业优先,也可以婚姻优先。选择事业优先的女孩子,必定晚结婚,即成为当前所说的大龄单身女子;反之,选择婚姻优先的女子,会较早地结婚。这两种方式无法判断孰优孰劣。例如,按照世俗的看法,对于女孩子而言,20多岁的时候,正豆蔻年华,容颜是比较优势,也可以说是资本,但才干与事业不是比较优势,更不是资本;30岁以后,女孩子的容颜可能就不是资本了,但才干和事业是资本,是比较优势。但是,一个显而易见、流传甚广的谬论是,认为女孩子的人生最美好的阶段是20多岁的时候!从理论上讲,美好婚姻产生的前提是,男女双方尽可能多的沟通,了解相互间的“信息”(信息完全对称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周围朋友的意见,只可以作参考。毕竟,多数人只能看到别人的有限信息,考虑的是别人的问题,自己并不承担决策的结果,于是,很可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想当然地提出意见。寓言故事《小马过河》值得我们深思:小马要过一条大河,不知道水有多深,是否危险。正当它打算迈步前行的时候,好心的松鼠大声叫停。松鼠说,水太深了,它的一个朋友刚刚在这条河中淹死。小马只好回家。途中,它遇到黄牛,黄牛得知情况后告诉小马说,水很浅,刚淹过腿肚子。小马被两个相反的说法搞糊涂了,到底谁说的是正确的?它的妈妈告诉它说,不要轻易听信别人,只有自己尝试过,才会知道真实情况。小马豁然开朗。它发现,河水既没有松鼠说的那么深,也没有黄牛说的那么浅。

正打算寻找配偶结婚的大龄女子,你周围的“参谋”,是否就是这个寓言中的松鼠或者黄牛?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