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埃利蒂斯:疯狂的石榴树  

2011-02-05 19:54: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
疯狂的石榴树        

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袁可嘉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袁可嘉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袁可嘉译)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那衣领绣满了黎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袁可嘉译)
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埃利蒂斯:疯狂的石榴树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