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重读黑大春的《白洋淀的献诗》  

2011-02-04 02:00: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着快船回到你岛形的心上 在那上面,你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我漂泊的生涯 你白露的泪水就掉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我常常向你夸口:我是个很大很大的诗人 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把我公认 呵!我也曾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在回家看望你的路上 那荷花的桂冠就托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白洋淀的献诗

着快船回到你岛形的心上 在那上面,你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我漂泊的生涯 你白露的泪水就掉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我常常向你夸口:我是个很大很大的诗人 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把我公认 呵!我也曾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在回家看望你的路上 那荷花的桂冠就托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作者:黑大春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小船说:今夜有风又有浪
当一片落帆似的薄雾沿着静静的河面飘荡
我一声铁锚般的叹息来自深深的胸膛

唉!每一次命运的聚会我都凑巧赶来
但我永远也玩不赢那幅黑桃般心灵的纸牌
我多像那只驼了背却没有一点人生经验的虾米
用千万只手挣扎在虚幻的水草里
的好时光 渔网在惆怅,美好而荒凉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躺在岸上伸着系满了疲倦的手指的木椿 这是全中国的孩子都闭上了星星的最后一夜 这是我身后展开的一次最荒凉的田野 呵!这片干枯的老玉米也曾有过绿色的过去 就像我的青春曾梦想覆盖民族的大地 呵!这片老玉米如今却又黄又瘦地找不到一滴水 就像我在太阳的照耀下,无比的颓废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要划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却没有征服那位瘦弱的姑娘
她在渔家的酒席上干起杯来
就跟豪侠的男子汉一模一样

我总错掉旺季的好时光的好时光 渔网在惆怅,美好而荒凉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躺在岸上伸着系满了疲倦的手指的木椿 这是全中国的孩子都闭上了星星的最后一夜 这是我身后展开的一次最荒凉的田野 呵!这片干枯的老玉米也曾有过绿色的过去 就像我的青春曾梦想覆盖民族的大地 呵!这片老玉米如今却又黄又瘦地找不到一滴水 就像我在太阳的照耀下,无比的颓废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要划
渔网在惆怅,美好而荒凉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的好时光 渔网在惆怅,美好而荒凉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在吉他琴那六根风中的芦苇上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躺在岸上伸着系满了疲倦的手指的木椿 这是全中国的孩子都闭上了星星的最后一夜 这是我身后展开的一次最荒凉的田野 呵!这片干枯的老玉米也曾有过绿色的过去 就像我的青春曾梦想覆盖民族的大地 呵!这片老玉米如今却又黄又瘦地找不到一滴水 就像我在太阳的照耀下,无比的颓废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要划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躺在岸上伸着系满了疲倦的手指的木椿白洋淀的献诗 作者:黑大春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小船说:今夜有风又有浪 当一片落帆似的薄雾沿着静静的河面飘荡 我一声铁锚般的叹息来自深深的胸膛 唉!每一次命运的聚会我都凑巧赶来 但我永远也玩不赢那幅黑桃般心灵的纸牌 我多像那只驼了背却没有一点人生经验的虾米 用千万只手挣扎在虚幻的水草里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却没有征服那位瘦弱的姑娘 她在渔家的酒席上干起杯来 就跟豪侠的男子汉一模一样 我总错掉旺季
这是全中国的孩子都闭上了星星的最后一夜
这是我身后展开的一次最荒凉的田野
白洋淀的献诗 作者:黑大春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小船说:今夜有风又有浪 当一片落帆似的薄雾沿着静静的河面飘荡 我一声铁锚般的叹息来自深深的胸膛 唉!每一次命运的聚会我都凑巧赶来 但我永远也玩不赢那幅黑桃般心灵的纸牌 我多像那只驼了背却没有一点人生经验的虾米 用千万只手挣扎在虚幻的水草里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却没有征服那位瘦弱的姑娘 她在渔家的酒席上干起杯来 就跟豪侠的男子汉一模一样 我总错掉旺季
呵!这片干枯的老玉米也曾有过绿色的过去
就像我的青春曾梦想覆盖民族的大地
呵!这片老玉米如今却又黄又瘦地找不到一滴水白洋淀的献诗 作者:黑大春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小船说:今夜有风又有浪 当一片落帆似的薄雾沿着静静的河面飘荡 我一声铁锚般的叹息来自深深的胸膛 唉!每一次命运的聚会我都凑巧赶来 但我永远也玩不赢那幅黑桃般心灵的纸牌 我多像那只驼了背却没有一点人生经验的虾米 用千万只手挣扎在虚幻的水草里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却没有征服那位瘦弱的姑娘 她在渔家的酒席上干起杯来 就跟豪侠的男子汉一模一样 我总错掉旺季
就像我在太阳的照耀下,无比的颓废

我就要离开大淀头村庄
妈妈,我要划着快船回到你岛形的心上
在那上面,你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我漂泊的生涯
你白露的泪水就掉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我常常向你夸口:我是个很大很大的诗人
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把我公认着快船回到你岛形的心上 在那上面,你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我漂泊的生涯 你白露的泪水就掉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我常常向你夸口:我是个很大很大的诗人 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把我公认 呵!我也曾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在回家看望你的路上 那荷花的桂冠就托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呵!我也曾多少次伤心地企望过在回家看望你的路上
那荷花的桂冠就托在我荷叶的绿手掌上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