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  

2010-08-05 17:43: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水浒传》,确实记得这一句:“端的是好个粉头!”内)里说到好汉雷横事迹,便有此词出现了:  雷横答道:“我才前日来家。”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个粉头!”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栏里来看。  意思也是明白不过。胭脂,既是当年女子的美容化妆用品,如当下口红、粉扑之类,也指此书中所说的“八大胡同”之一的“胭脂胡同”。确实,当年发生在那些胡同里的事,太多了,岁月流水淹没许多,无人打捞,也属常态。可要是有人,有了心想去好好打捞出一番名堂,也是正常,毕竟都是流水的岁月所沉淀下的东西,到底也有它自个儿的分量。  《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的作者郝晓辉是个记者,缘于对新闻的职业敏感性,也缘于这块形成于晚清、大盛于民初的京城老地儿将被拆迁,曾经的地头不久将消逝在历史风云的尽头,便有了要为这有过多少传奇的地头作一番传纪的念想,也好给今日的怀旧时风
原文地址:原文地址: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作者:亨通堂 http:epaper.yangtse.comyzwb2010-0803content_175903.htm?div=-1 勾栏胭脂奈何地 岁月的年轮,一圈圈扩开;岁月的风云,一层层覆盖。对于曾经的历史湮化,对于曾经的故事旧地,不论是有钱了富了,还是潦倒穷困了,总不免要回望一下,这就是人性,这也是文化。怀旧,或许便是人类活着的一种本能吧。怀旧的念头,在当下的时代,无论是老上海滩里的灯红酒绿,歌舞霓裳,还是旧皇城根边风月无边,巷子回声都成为了一种时风。怀旧就这样地开始了,在社会潮流迅疾奔跑的快节奏间隙里弥漫了。读《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大概便会有了这样的一种意思吧。  人间风月,总是传奇叙事的源头。书名所谓“勾栏胭脂”,所谓“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其实也就是说了当年的皇城根下的那些曾经的风月,那些美人英雄,那些发生了让后人好奇故事的地头上的辛酸。“勾栏”一词,喜欢读明清小说、笔记的朋友,当然不会陌生,《水浒传》(第五十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作者:留个注脚,便打捞出了这样一本好读,图文并茂的口述实录。对于那些个不熟悉旧时皇城根下暮色风月,不晓得人世间曾有如此艰辛的女性之痛,不明白“赛金花”“小凤仙”等名妓故事,为何会这般口口相传,不绝如缕,实在是可作“指南”一用的。  其实,说到底,风月就是风月,有意思的还是风月后面的故事传奇,未必是一定“野史”,但无疑是一种正史的文本补充,也是一种民间文化浸淫于斯地斯城的风情。“勾栏胭脂奈何地”,但凡有人性丑陋之处之时,风月总是少不得或隐或现,风情却相传依旧。读读这样一本由当地老人口述的前世今生“地方志”,想来意思大概也不至于在此之外吧。 (文梁谋)亨通堂

留个注脚,便打捞出了这样一本好读,图文并茂的口述实录。对于那些个不熟悉旧时皇城根下暮色风月,不晓得人世间曾有如此艰辛的女性之痛,不明白“赛金花”“小凤仙”等名妓故事,为何会这般口口相传,不绝如缕,实在是可作“指南”一用的。  其实,说到底,风月就是风月,有意思的还是风月后面的故事传奇,未必是一定“野史”,但无疑是一种正史的文本补充,也是一种民间文化浸淫于斯地斯城的风情。“勾栏胭脂奈何地”,但凡有人性丑陋之处之时,风月总是少不得或隐或现,风情却相传依旧。读读这样一本由当地老人口述的前世今生“地方志”,想来意思大概也不至于在此之外吧。 (文梁谋) http://epaper.yangtse.com/yzwb/2010-08/03/content_175903.htm?div=-1

 

原文地址: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作者:亨通堂 http:epaper.yangtse.comyzwb2010-0803content_175903.htm?div=-1 勾栏胭脂奈何地 岁月的年轮,一圈圈扩开;岁月的风云,一层层覆盖。对于曾经的历史湮化,对于曾经的故事旧地,不论是有钱了富了,还是潦倒穷困了,总不免要回望一下,这就是人性,这也是文化。怀旧,或许便是人类活着的一种本能吧。怀旧的念头,在当下的时代,无论是老上海滩里的灯红酒绿,歌舞霓裳,还是旧皇城根边风月无边,巷子回声都成为了一种时风。怀旧就这样地开始了,在社会潮流迅疾奔跑的快节奏间隙里弥漫了。读《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大概便会有了这样的一种意思吧。  人间风月,总是传奇叙事的源头。书名所谓“勾栏胭脂”,所谓“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其实也就是说了当年的皇城根下的那些曾经的风月,那些美人英雄,那些发生了让后人好奇故事的地头上的辛酸。“勾栏”一词,喜欢读明清小说、笔记的朋友,当然不会陌生,《水浒传》(第五十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转载]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原文地址: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作者:亨通堂 http:epaper.yangtse.comyzwb2010-0803content_175903.htm?div=-1 勾栏胭脂奈何地 岁月的年轮,一圈圈扩开;岁月的风云,一层层覆盖。对于曾经的历史湮化,对于曾经的故事旧地,不论是有钱了富了,还是潦倒穷困了,总不免要回望一下,这就是人性,这也是文化。怀旧,或许便是人类活着的一种本能吧。怀旧的念头,在当下的时代,无论是老上海滩里的灯红酒绿,歌舞霓裳,还是旧皇城根边风月无边,巷子回声都成为了一种时风。怀旧就这样地开始了,在社会潮流迅疾奔跑的快节奏间隙里弥漫了。读《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大概便会有了这样的一种意思吧。  人间风月,总是传奇叙事的源头。书名所谓“勾栏胭脂”,所谓“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其实也就是说了当年的皇城根下的那些曾经的风月,那些美人英雄,那些发生了让后人好奇故事的地头上的辛酸。“勾栏”一词,喜欢读明清小说、笔记的朋友,当然不会陌生,《水浒传》(第五十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转载]扬子晚报刊文:勾栏胭脂奈何地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内)里说到好汉雷横事迹,便有此词出现了:  雷横答道:“我才前日来家。”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个粉头!”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栏里来看。  意思也是明白不过。胭脂,既是当年女子的美容化妆用品,如当下口红、粉扑之类,也指此书中所说的“八大胡同”之一的“胭脂胡同”。确实,当年发生在那些胡同里的事,太多了,岁月流水淹没许多,无人打捞,也属常态。可要是有人,有了心想去好好打捞出一番名堂,也是正常,毕竟都是流水的岁月所沉淀下的东西,到底也有它自个儿的分量。  《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的作者郝晓辉是个记者,缘于对新闻的职业敏感性,也缘于这块形成于晚清、大盛于民初的京城老地儿将被拆迁,曾经的地头不久将消逝在历史风云的尽头,便有了要为这有过多少传奇的地头作一番传纪的念想,也好给今日的怀旧时风
勾栏胭脂奈何地

 

    岁月的年轮,一圈圈扩开;岁月的风云,一层层覆盖。对于曾经的历史湮化,对于曾经的故事旧地,不论是有钱了富了,还是潦倒穷困了,总不免要回望一下,这就是人性,这也是文化。怀旧,或许便是人类活着的一种本能吧。怀旧的念头,在当下的时代,无论是老上海滩里的灯红酒绿,歌舞霓裳,还是旧皇城根边风月无边,巷子回声都成为了一种时风。怀旧就这样地开始了,在社会潮流迅疾奔跑的快节奏间隙里弥漫了。读《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大概便会有了这样的一种意思吧。

 人间风月,总是传奇叙事的源头。书名所谓“勾栏胭脂”,所谓“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其实也就是说了当年的皇城根下的那些曾经的风月,那些美人英雄,那些发生了让后人好奇故事的地头上的辛酸。“勾栏”一词,喜欢读明清小说、笔记的朋友,当然不会陌生,《水浒传》(第五十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里说到好汉雷横事迹,便有此词出现了:

 雷横答道:“我才前日来家。”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个粉头!”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栏里来看。

内)里说到好汉雷横事迹,便有此词出现了:  雷横答道:“我才前日来家。”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个粉头!”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栏里来看。  意思也是明白不过。胭脂,既是当年女子的美容化妆用品,如当下口红、粉扑之类,也指此书中所说的“八大胡同”之一的“胭脂胡同”。确实,当年发生在那些胡同里的事,太多了,岁月流水淹没许多,无人打捞,也属常态。可要是有人,有了心想去好好打捞出一番名堂,也是正常,毕竟都是流水的岁月所沉淀下的东西,到底也有它自个儿的分量。  《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的作者郝晓辉是个记者,缘于对新闻的职业敏感性,也缘于这块形成于晚清、大盛于民初的京城老地儿将被拆迁,曾经的地头不久将消逝在历史风云的尽头,便有了要为这有过多少传奇的地头作一番传纪的念想,也好给今日的怀旧时风

 意思也是明白不过。胭脂,既是当年女子的美容化妆用品,如当下口红、粉扑之类,也指此书中所说的“八大胡同”之一的“胭脂胡同”。确实,当年发生在那些胡同里的事,太多了,岁月流水淹没许多,无人打捞,也属常态。可要是有人,有了心想去好好打捞出一番名堂,也是正常,毕竟都是流水的岁月所沉淀下的东西,到底也有它自个儿的分量。

 《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的作者郝晓辉是个记者,缘于对新闻的职业敏感性,也缘于这块形成于晚清、大盛于民初的京城老地儿将被拆迁,曾经的地头不久将消逝在历史风云的尽头,便有了要为这有过多少传奇的地头作一番传纪的念想,也好给今日的怀旧时风留个注脚,便打捞出了这样一本好读,图文并茂的口述实录。对于那些个不熟悉旧时皇城根下暮色风月,不晓得人世间曾有如此艰辛的女性之痛,不明白“赛金花”“小凤仙”等名妓故事,为何会这般口口相传,不绝如缕,实在是可作“指南”一用的。

 其实,说到底,风月就是风月,有意思的还是风月后面的故事传奇,未必是一定“野史”,但无疑是一种正史的文本补充,也是一种民间文化浸淫于斯地斯城的风情。“勾栏胭脂奈何地”,但凡有人性丑陋之处之时,风月总是少不得或隐或现,风情却相传依旧。读读这样一本由当地老人口述的前世今生“地方志”,想来意思大概也不至于在此之外吧。   (文/梁 谋)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