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白帝遗事录  

2010-07-06 22:48: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曹孟德看见关羽的时候,关羽的眼睛还是张着的。曹孟德捧着关羽,怔怔地站在那里和他对视着,然后突然一下把关羽抱在怀里坐倒在地号啕大哭起来,哭得象个孩子一般涕泪横流,在地上打着滚。
原文地址:白帝遗事录作者:汗青

白帝遗事录

 

汗青

 

关羽提着那两柄万人敌,目不转睛地看着滔滔东去的江水。

他在想,自己老了,尤其是在中了庞德那一箭后,他真的感觉到自己老了。

当年在白马,曹孟德对他说河北兵将果然名不虚传,他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丢下一句土鸡瓦狗、插标卖首,烟尘滚滚中从山上冲进河北军中,一矛刺杀了河北名将颜良。然后下马,拔剑,斩首,上马,奔回曹孟德身边,直如闲庭信步,无人敢摄锋芒。

他长叹了一声:“莫非天要亡我关羽么?”

昨天他起床梳理他那闻名天下的三尺长髯时,居中那根最坚硬黑亮的髯毫掉落了。他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极不舒服,没什么道理就开始无名地烦躁起来。

随后坏消息就不断传来,上庸刘封、孟达按兵不动,丝毫没有出兵的迹象;而东吴吕蒙、陆逊的大军却源源不断地在赶来,于是他决定今天凌晨开始突围。

他要走出麦城。

去西川,去找他的兄长——大司马汉中王刘备刘玄德,问问这是为什么。

诸葛军师知道荆州对于的重要,也知道刘封对他一直怨恨,因为他曾经劝刘备不要认这个义子,免得以后与亲儿子争位。

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诸葛军师要把最邻接他的上庸交给他,还配了个益州系的将领孟达做副手,而益州和荆州两系将领一向有点面和心不和。二弟张飞、向朗叔侄,甚至阳群、马玉、邓铜,他们那一个不好选却非要选他们两个。

军师为人一向谨慎,谋事先不求胜但求无败,大哥在汉中击退了曹孟德,又有魏文长把守早已固若金汤。

为什么就不在白帝附近安排后继部队呢,二弟在那里?子龙呢?还有大哥玄德,他们知道吗?

可知道他现在已经是无路可去,关羽关云长居然要舍弃他的那班忠心部下,偷偷钻小路悄悄突围了吗?

军师应该知道他一旦攻破樊城,就会千里跃进直捣许昌的,而他与益州的联系就要靠这荆州一条路,他舍此没有退路和小路,为什么没有后援?

他一直在孤军奋战,围曹仁,破于禁,斩庞德,抵徐晃,犹如在中夏腹地翻起巨浪的一条飞龙,让曹孟德和孙仲谋一起丧胆而坐立不安。

但他却是一条孤独的龙。没有惯常应该有的风、云、雷、电的跟随,所以最终没有飞起来,反而在一波波巨浪的不断拍击下,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终于没有了气力而精疲力竭。

后面开始响起了追兵的喊声,越来越近,他听得很清楚,是“活捉关羽”,而前面也响起了东吴号角。

他看了看手里的双刀,这是当年自己意气奋发,亲自入都山采精铁铸就,刀上铭文“万人”,一刀可敌万人,万人敌,何况双刀。自己做到了,先前他关羽的印信到处,没有一个人不是惶恐地跪下遥领他的封号,即使远到郏、浑,曹孟德甚至想要迁都来避其锋锐。

他飕地举起刀,直指清晨的太阳,仿佛要将天上的太阳刺下来一般。然后猛一扬手,刀在清晨的雾气中画了两条漂亮的弧线,远远地落入了那滔滔东去清澈的江水里。

他是战将,猛将,大将,名将,刀象征着他尊严,所以他不会让这对刀拿在敌人手中。

他回头看去,无数的敌人涌了上来。他抽出了佩剑,剑重三斤,长三尺六。这是大哥称王时,采金牛山铁所铸,共制八口。一柄自服,一把给了阿斗,刘理和刘永各一把,诸葛军师也有一柄,翼德、子龙和自己又各得一把,上面全有诸葛军师的手书。现在,他要用这柄剑来告诉大哥,他没有辜负他,从来没有。

关羽杀进了敌群,威振九州一代名将的最后一次冲杀。

在关羽的最后一刻,吕蒙,陆逊还有所有在场的人,只见他仰天大喊了一声:“为什么?”然后就斩下了自己的头颅,但他的身体,却依然站在那里。

谁也不知道他在问谁,问什么,为什么问。

当曹孟德看见关羽的时候,关羽的眼睛还是张着的。曹孟德捧着关羽,怔怔地站在那里和他对视着,然后突然一下把关羽抱在怀里坐倒在地号啕大哭起来,哭得象个孩子一般涕泪横流,在地上打着滚。

 

白帝城里,刘备躺在榻上,紧闭着的门外是刚刚退出去的尚书令、中都护李严,子龙一直守在门口,阶下还有其他一大帮随他东征的官员、将领。

诸葛孔明一进来就伏在了他的榻前。那是他的丞相,他的谋士,他国家除他以外权利最大的人,那条现在已经翱翔在九天之上南阳的卧龙,现在又一次卧下了,正在他的卧榻前伏地不起。

刘备伸出手去握住诸葛的手:“孔明,我不成了。”

诸葛伏在地上低头涕泣。

刘备仰面躺着,闭着眼睛,右手握着诸葛的双手。

他想起了东征前诸葛的劝谏,他知道自己与云长、翼德的情意,也看见自己在朝堂上听闻云长、翼德噩耗时呕血晕厥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婉转的劝阻,而是在朝上正色劝自己弃私情而重社稷,继续与孙权连和,自己当然是大怒拂袖而去,并且声称出征前再也不会见他。诸葛终于再没有进见……

事后他听子龙说,孔明对子龙道,如果法孝直在,一定可以阻止自己东征。

孔明错了。他难道不知道,法孝直和诸葛孔明的分量,从来没有一样重过,因为自己曾经说过,诸葛孔明是水,而他刘玄德是鱼。

他现在深深的后悔,当初不应该把关羽留在荆州。云长善待部下士卒而对豪门士大夫不假颜色,翼德却是爱敬君子但不恤群下。所以如果是换翼德在荆州,他不会和云长一样撕毁孙权的求婚书,辱骂使者,最后激怒孙权;而云长也不会和翼德一样,在这个时候因为狠治部下而被小人暗算刺杀。

这些孔明都知道,但是却依然建议将云长留在荆州来制约孙权,威胁曹操。

现在云长、翼德去了,马超自归顺以来一直小心翼翼,彭羕就是因为他的告发被诛死的。简雍、糜竺不是主事的人,吴懿沉稳但谋算不足,李严倒文武双全,一直带兵驻守东线,但他对诸葛历来并不服气……他托孤给了诸葛和李严。

他觉得自己胸口一阵急促,眼前亮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快要来了。

刘备张开眼睛看着孔明,那只握了一生兵器冲杀战场的手,抓紧了孔明那双从来只拿鹅毛扇子的手。他突然想起,他曾经见过一次孔明握剑,那是偶然偷窥到的。当年自己和他入蜀的时候,有一天他在山上夜间独自对着月空,自己去找他,远远看见他一挥手将一柄剑刺入山体,那样潇洒儒雅一剑,深入山石直没至柄,然后弃剑而去,刘备一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也一直没有问。

他看了看孔明的手对孔明说道:“孔明,你看着我。”

诸葛依然伏地不起,肩膀耸动涕泣不已。

刘备又道:“ 孔明先生……”

诸葛亮似乎一楞,抬起头来,他脸上是丧父一样的悲痛哀伤之情,泪水不住地在落下,但是依然还有方寸在,还是那样一贯的儒雅和胸有成竹。

刘备看着他,默默地注视着他,握着他的双手。

孔明慢慢地似乎再也不能抑制悲痛,避开了刘备的目光,又涕泣着伏了下去。

刘备见他又伏倒在地,终于长叹了一声说道:“唉,孔明,君才十倍于曹丕,必能安国,最终可定大事。如果,阿斗那孩子可以辅佐,你就尽心辅佐他;要是他不争气,你就自己取了吧。”

孔明浑身一震,脸上再没有了那一贯的胸有成竹和儒雅,脸上和背上的冷汗淋漓而下,被刘备紧紧抓住了按在榻边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伏在地上好象乱了方寸,舌战群儒口才无辩的诸葛丞相听了这话,竟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在持续着他的泣声。

过了很久以后,他才慢慢抬起头来道:“皇上……”

他说了这一句后,就发现刘备早已没有了呼吸,抓着他的那只手也早就松软无力地松了开来,仅仅只是轻轻搭在了他并拢的双手上面。

 

 

记:

    读前人笔札,不少逸事甚有意味,遂连缀为文。

    其中诸葛亮抽刀刺山一节,当为南征孟获时事,在此于时间上小做一下变更。又,蜀主八剑从时间上考虑,似乎应未到关羽之手。按建安二十四年秋,先主称汉中王,拜关羽前将军,是岁关羽率众攻曹仁于樊城,随即为东吴所袭,兵败身亡。《魏书》则云建安二十五年春正月,孙权斩关羽传首至洛阳。而以《古今刀剑录》所载,蜀主八剑铸于章武元年,关羽此刻应该已经身亡,故此剑当尚在成都。

    余以为云长临没之前,当用此剑为壮。移之。

    附录
    《异识资■》:
    关云长■髭髯,内一须,长二尺余,色如漆,索而劲,若自震动,必有大征战。公在襄阳时,夜梦一青衣神辞曰:我,乌龙也,久附君身,以壮威武,今君事去矣,我先往。语毕,化为乌龙,架云而去。公寤而怪之。夜走麦城,与吴兵对,天曙捋须,失其长者,公始悟,前梦辞去者,是须也。

    《古今刀剑录》:
    蜀主刘备以章武元年岁次辛丑,采金牛山铁铸八剑,各长三尺六寸。一备自服,一与太子禅,一与梁王理,一与鲁王永,一与诸葛亮,一与关羽,一与张飞,一与赵云,并是亮书……
    房子容曰:唐人尚书郎李章武,本名方古,贞元季年,为东平帅李师古判官,因理第掘得一剑,上有章武字,方古博物亚张,茂先亦曰:蜀相诸葛孔明所佩剑也,乃改名师古,为奏请为章武焉,盖蜀主八剑之一也。
    诸葛亮定黔中,从青石祠过,遂抽刀刺山,投刀不拔而去,行人莫测。
    关羽为先主所重,不惜身命自采都山铁为二刀,铭曰:万人。及羽败,羽惜刀,投之水中。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