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八大胡同故事的来龙去脉  

2010-07-27 14:57: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胡同是泛指,不仅仅是八条胡同的意思,大体方位就在如今北京市宣武区的最东边,隔条前门大街,东边就是崇文区的地盘儿。虽然是泛指,但人们还是把其中的八条最著名的胡同罗列了出来:韩家胡同、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朱茅胡同。因为当时的王皮胡同、蔡家胡同和留守卫胡同的娼妓档次稍微低一些,因此并未被列入,但在当年,这几条胡同也是非常兴旺的。   听老人们说,八大胡同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雏形。当时最著名的人物恐怕就是妓女玉堂春了,有人说如今的石头胡同居委会就是当年玉堂春挂牌的地方。但这只是传说,无从考证。   到了清朝,政府禁止官员嫖娼。甚至在康熙年间曾颁布过这样的法令:带头嫖娼的官员,斩立决,即便是被别人拉去嫖娼的官员,也要被发配充军,流放到最远的边疆去。直到光绪时,嫖娼的官员也要被罚以杖责。但这条法令并没有约束住官员,他们开始找“相公”,那时八大胡同最热闹的场所是“相公堂子”,也就是男妓从业的地方。直到后来徽班进京的时候,妓女才开始在八大胡同抬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八大胡同逐渐成了娼妓的代名词。   当年北京的内城住的都是满族贵族,平民是不允许在内城过夜的,所以,很多到京城办事的人只好住在城外,一般就是在距离内城最近的大栅栏一带,这里有很多旅馆和饭店,人渐渐多起来以后,娼妓业也发展了起来,这就是形成八大胡同的主要原因吧。   如今走在狭窄的胡同里,经常听到人们的抱怨,有的人听说我是记者,甚至直接对我说:“能不能通过媒体反映一下我们的生存状态啊?如果这里不拆迁,可能很多房子都快倒塌了。这些危房直接威胁着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这里再发生火灾的话,年轻人也许还好一些,岁数大一点的人想跑都跑不出去。”   去过前门一带的人可能比较清楚,这些说法一点也不危言耸听。而如今,这里终于拆迁了,有的老人却告诉我:“其实我根本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非常有感情。虽然

《勾栏胭脂》前言

 

《勾栏胭脂》前言 作者:郝晓辉   曾经的“八大胡同”被拆了。我专程去看了一下,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模样。很多记忆中的场景早就不见了,心里略微有些酸楚。因为将近两年的时间,我和同伴为了采访到第一手的资料,游走在这些胡同之间。   采访这里的理由很简单:其实很早以前就听过关于八大胡同的故事,不说别的,一部《孽海花》就足够让人想去关注“它”了。但是它究竟在哪里,到底是哪几条胡同,我一直都不是很清楚。   八大胡同作为曾经的著名风月场所,和秦淮河一样被人关注。但论起八大胡同与秦淮河现今的地位,那可真的是不能相提并论。如今的秦淮河游人如织,人们沉醉于那里的美景,而八大胡同则完全不一样,破烂不堪、狭窄而不安全。   看过这样一则报道:前门附近的胡同里发生了火灾,但是消防车根本进不去,消防用的水管接出了上千米,仍然不能灭火。一方面是因为胡同狭窄,车辆行进非常困难;另一方面因为水管接得太长,水车的压力根本达不到要求,所以这一次火灾的损失非常大。从这些来看,关心一下附近居民的生存状态,也不失为一种善举。今天的八大胡同是一个什么样子,与过去的八大胡同相比,人们应该提出哪些警示,对于未来,也许会有某些意想不到的价值。   很多人都知道“八大胡同”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这是一个解放前藏污纳垢的地方,把它说成“糟粕”也许不为过,但是这种以偏概全的说法,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还生活在那些胡同里的老人们,就不会同意这种说法。对他们来说,那些回忆似乎至今还在眼前。   为了让人们了解八大胡同的过去,也为了对现在还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生存状态作一记录,我和同伴用将近两年的时间走访了前门一带所有的胡同,拍片子,查资料,与老人们聊天,亲手绘制胡同的地图。后来发现,对这些胡同了解得越多,就越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必须倾诉的感觉。那些过去的残片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各种情绪交杂:同情、怜悯、愤怒,有时候也有一些欣喜。   通过走访,我们知道八

作者:郝晓辉

  曾经的“八大胡同”被拆了。我专程去看了一下,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模样。很多记忆中的场景早就不见了,心里略微有些酸楚。因为将近两年的时间,我和同伴为了采访到第一手的资料,游走在这些胡同之间。

  采访这里的理由很简单:其实很早以前就听过关于八大胡同的故事,不说别的,一部《孽海花》就足够让人想去关注“它”了。但是它究竟在哪里,到底是哪几条胡同,我一直都不是很清楚。

  八大胡同作为曾经的著名风月场所,和秦淮河一样被人关注。但论起八大胡同与秦淮河现今的地位,那可真的是不能相提并论。如今的秦淮河游人如织,人们沉醉于那里的美景,而八大胡同则完全不一样,破烂不堪、狭窄而不安全。

八大胡同故事的来龙去脉 - 陆新之 - 陆新之的博客
大胡同是泛指,不仅仅是八条胡同的意思,大体方位就在如今北京市宣武区的最东边,隔条前门大街,东边就是崇文区的地盘儿。虽然是泛指,但人们还是把其中的八条最著名的胡同罗列了出来:韩家胡同、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朱茅胡同。因为当时的王皮胡同、蔡家胡同和留守卫胡同的娼妓档次稍微低一些,因此并未被列入,但在当年,这几条胡同也是非常兴旺的。   听老人们说,八大胡同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雏形。当时最著名的人物恐怕就是妓女玉堂春了,有人说如今的石头胡同居委会就是当年玉堂春挂牌的地方。但这只是传说,无从考证。   到了清朝,政府禁止官员嫖娼。甚至在康熙年间曾颁布过这样的法令:带头嫖娼的官员,斩立决,即便是被别人拉去嫖娼的官员,也要被发配充军,流放到最远的边疆去。直到光绪时,嫖娼的官员也要被罚以杖责。但这条法令并没有约束住官员,他们开始找“相公”,那时八大胡同最热闹的场所是“相公堂子”,也就是男妓从业的地方。直到后来徽班进京的时候,妓女才开始在八大胡同抬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八大胡同逐渐成了娼妓的代名词。   当年北京的内城住的都是满族贵族,平民是不允许在内城过夜的,所以,很多到京城办事的人只好住在城外,一般就是在距离内城最近的大栅栏一带,这里有很多旅馆和饭店,人渐渐多起来以后,娼妓业也发展了起来,这就是形成八大胡同的主要原因吧。   如今走在狭窄的胡同里,经常听到人们的抱怨,有的人听说我是记者,甚至直接对我说:“能不能通过媒体反映一下我们的生存状态啊?如果这里不拆迁,可能很多房子都快倒塌了。这些危房直接威胁着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这里再发生火灾的话,年轻人也许还好一些,岁数大一点的人想跑都跑不出去。”   去过前门一带的人可能比较清楚,这些说法一点也不危言耸听。而如今,这里终于拆迁了,有的老人却告诉我:“其实我根本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非常有感情。虽然

  看过这样一则报道:前门附近的胡同里发生了火灾,但是消防车根本进不去,消防用的水管接出了上千米,仍然不能灭火。一方面是因为胡同狭窄,车辆行进非常困难;另一方面因为水管接得太长,水车的压力根本达不到要求,所以这一次火灾的损失非常大。从这些来看,关心一下附近居民的生存状态,也不失为一种善举。今天的八大胡同是一个什么样子,与过去的八大胡同相比,人们应该提出哪些警示,对于未来,也许会有某些意想不到的价值。

  很多人都知道“八大胡同”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这是一个解放前藏污纳垢的地方,把它说成“糟粕”也许不为过,但是这种以偏概全的说法,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还生活在那些胡同里的老人们,就不会同意这种说法。对他们来说,那些回忆似乎至今还在眼前。

胡同里的房子破旧,但是这里装载着过去啊。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到现在已经祖孙六代在这里住了,忽然离开的话肯定会舍不得。”这些老人的话不禁让我心头一动。   确实,在走访过程中,我感受到了那里的一切:人们的热情、无奈以及希望。闲下来的时候,与周围的朋友谈起,他们都劝我把这些记录下来。否则,以后的人们就会忘了曾经还有这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事情,毕竟这里承载着一段历史的记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有一个想法,把这里的一切写下来,让老人们诉说他们压抑在心里多年的情感,也让那些对这里持有偏见的人看到这里的情况。一百多年了,这里虽然改变了很多,但是过去也像影子一样“压”在人们的心头。门楼上的匾额、狭窄的房间都似乎在向未来的人们说着什么。   拆迁的消息传来,我再去时,那些非常熟悉的街道已经失去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在拆迁的灰尘里“飘摇”。断瓦残垣、狭窄的小巷、机器的轰鸣,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已经物是人非,忽然间,我心里有一种被抽空了的感觉,怅然若失……

  为了让人们了解八大胡同的过去,也为了对现在还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生存状态作一记录,我和同伴用将近两年的时间走访了前门一带所有的胡同,拍片子,查资料,与老人们聊天,亲手绘制胡同的地图。后来发现,对这些胡同了解得越多,就越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必须倾诉的感觉。那些过去的残片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各种情绪交杂:同情、怜悯、愤怒,有时候也有一些欣喜。

  通过走访,我们知道八大胡同是泛指,不仅仅是八条胡同的意思,大体方位就在如今北京市宣武区的最东边,隔条前门大街,东边就是崇文区的地盘儿。虽然是泛指,但人们还是把其中的八条最著名的胡同罗列了出来:韩家胡同、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朱茅胡同。因为当时的王皮胡同、蔡家胡同和留守卫胡同的娼妓档次稍微低一些,因此并未被列入,但在当年,这几条胡同也是非常兴旺的。

  听老人们说,八大胡同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雏形。当时最著名的人物恐怕就是妓女玉堂春了,有人说如今的石头胡同居委会就是当年玉堂春挂牌的地方。但这只是传说,无从考证。

大胡同是泛指,不仅仅是八条胡同的意思,大体方位就在如今北京市宣武区的最东边,隔条前门大街,东边就是崇文区的地盘儿。虽然是泛指,但人们还是把其中的八条最著名的胡同罗列了出来:韩家胡同、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朱茅胡同。因为当时的王皮胡同、蔡家胡同和留守卫胡同的娼妓档次稍微低一些,因此并未被列入,但在当年,这几条胡同也是非常兴旺的。   听老人们说,八大胡同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雏形。当时最著名的人物恐怕就是妓女玉堂春了,有人说如今的石头胡同居委会就是当年玉堂春挂牌的地方。但这只是传说,无从考证。   到了清朝,政府禁止官员嫖娼。甚至在康熙年间曾颁布过这样的法令:带头嫖娼的官员,斩立决,即便是被别人拉去嫖娼的官员,也要被发配充军,流放到最远的边疆去。直到光绪时,嫖娼的官员也要被罚以杖责。但这条法令并没有约束住官员,他们开始找“相公”,那时八大胡同最热闹的场所是“相公堂子”,也就是男妓从业的地方。直到后来徽班进京的时候,妓女才开始在八大胡同抬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八大胡同逐渐成了娼妓的代名词。   当年北京的内城住的都是满族贵族,平民是不允许在内城过夜的,所以,很多到京城办事的人只好住在城外,一般就是在距离内城最近的大栅栏一带,这里有很多旅馆和饭店,人渐渐多起来以后,娼妓业也发展了起来,这就是形成八大胡同的主要原因吧。   如今走在狭窄的胡同里,经常听到人们的抱怨,有的人听说我是记者,甚至直接对我说:“能不能通过媒体反映一下我们的生存状态啊?如果这里不拆迁,可能很多房子都快倒塌了。这些危房直接威胁着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这里再发生火灾的话,年轻人也许还好一些,岁数大一点的人想跑都跑不出去。”   去过前门一带的人可能比较清楚,这些说法一点也不危言耸听。而如今,这里终于拆迁了,有的老人却告诉我:“其实我根本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非常有感情。虽然

  到了清朝,政府禁止官员嫖娼。甚至在康熙年间曾颁布过这样的法令:带头嫖娼的官员,斩立决,即便是被别人拉去嫖娼的官员,也要被发配充军,流放到最远的边疆去。直到光绪时,嫖娼的官员也要被罚以杖责。但这条法令并没有约束住官员,他们开始找“相公”,那时八大胡同最热闹的场所是“相公堂子”,也就是男妓从业的地方。直到后来徽班进京的时候,妓女才开始在八大胡同抬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八大胡同逐渐成了娼妓的代名词。

  当年北京的内城住的都是满族贵族,平民是不允许在内城过夜的,所以,很多到京城办事的人只好住在城外,一般就是在距离内城最近的大栅栏一带,这里有很多旅馆和饭店,人渐渐多起来以后,娼妓业也发展了起来,这就是形成八大胡同的主要原因吧。

  如今走在狭窄的胡同里,经常听到人们的抱怨,有的人听说我是记者,甚至直接对我说:“能不能通过媒体反映一下我们的生存状态啊?如果这里不拆迁,可能很多房子都快倒塌了。这些危房直接威胁着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这里再发生火灾的话,年轻人也许还好一些,岁数大一点的人想跑都跑不出去。”

  去过前门一带的人可能比较清楚,这些说法一点也不危言耸听。而如今,这里终于拆迁了,有的老人却告诉我:“其实我根本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非常有感情。虽然胡同里的房子破旧,但是这里装载着过去啊。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到现在已经祖孙六代在这里住了,忽然离开的话肯定会舍不得。”这些老人的话不禁让我心头一动。

  确实,在走访过程中,我感受到了那里的一切:人们的热情、无奈以及希望。闲下来的时候,与周围的朋友谈起,他们都劝我把这些记录下来。否则,以后的人们就会忘了曾经还有这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事情,毕竟这里承载着一段历史的记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有一个想法,把这里的一切写下来,让老人们诉说他们压抑在心里多年的情感,也让那些对这里持有偏见的人看到这里的情况。一百多年了,这里虽然改变了很多,但是过去也像影子一样“压”在人们的心头。门楼上的匾额、狭窄的房间都似乎在向未来的人们说着什么。

  拆迁的消息传来,我再去时,那些非常熟悉的街道已经失去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在拆迁的灰尘里“飘摇”。断瓦残垣、狭窄的小巷、机器的轰鸣,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已经物是人非,忽然间,我心里有一种被抽空了的感觉,怅然若失……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