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陆新之的博客

生意、商业、企业、房地产、金融

 
 
 

日志

 
 
关于我

陆新之,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传播机构的创办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商业环境转变和解读企业案例。他最新一本书是《有钱好好用》。 他曾历任《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经济观察报》财经主笔,新版《中国房地产报》核心采编成员,综合性时政周刊《新世纪》主编。出版有《王石管理日志》、《王石是怎样炼成的》、《巨商是怎样练成的》、《总裁论道》、《解读郎咸平》和《理解今日中国的财经文本》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哪里那里》之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2010-12-24 14:10:00|  分类: 跨界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阿贵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的高度,思想的走廊。可能是缺氧吧,丽江午后的阳光能滋养爱情。什么体验之都、爱情之都、浪漫之都、小资天堂,版本太多…… 我以前就是一玩“漂流”的。开店初衷,完全是为了逃避……逃避的东西太多,不能一一说全。什么是“漂流”?后来才知道,一位老人家的直言:“漂流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漂着的流氓?”这是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美女的母亲告诉我的。那年在丽江院子邂逅一个我本想付出真心的女孩,这个女孩在我的客栈住了很长时间,后来回了她老家。在这个女孩离开后我们一直保持每天无数的电话和短信,有一天我终于离开丽江踏上开往她老家的火车,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一个在束河邂逅的女孩去她家。在见到她父母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只好说我在丽江开客栈,同时喜欢户外运动,比如“漂流”什么的。她母亲一句话解释了我的全部,“漂流”是漂着的流氓吧……当然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受伤地回到了束河。 不过我也从她身上悟出了很多丽江不成文的道理,比如束河的水为何如此清澈,那绝对是束河受伤男人的眼泪,流淌不绝。不要以为一场场美丽邂逅之后受伤的总是女人,其实受伤的多数是我们这些单身的男人。我们这些在别人眼中看来玩弄感情和生活的男人放荡不羁,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种种故事。一直自认为是夺宝奇兵、美女杀手,别人不要的,我们也不要。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夺宝哀兵,只是把别人的宝贝捧在手心,捧了一下又还回去了,这也就是丽江所谓的艳遇。每次和美女短暂邂逅之后,总会抱着手机苦等四个字,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短信必至,四个字,“忘了我吧!”一次次地受伤,一次次地康复,直到麻木……有那么一天,丽江被伤害最多的男人小兵告诉我,你只要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天上自然会掉馅饼。而那一天的到来,却让我始料不及。 我的客栈在束河的右岸,阿君的在左岸,因而取名叫“左岸飘香”。她的到来也是一个传奇,喜欢束河,而放弃多年的城市生活和优越的设计师工作,孤身一人杀到束河,按自己的个性,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咖啡吧。清晨不是在自家喝咖啡,就是牵着别人家的名犬在束河瞎逛。打过几次照面,但印象并不深刻,我俩彼此都是相视点头一笑。 我很相信命运,该来的一定会来,挡也挡不住。2006年年初,一个偶然又必然的机会,在我告别35岁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大群束河的孤男,选择了单身漂亮女老板阿君的咖啡吧聚会,单身漂亮总是吸引人的。事先声明,那晚没有月黑风高。那天大家玩得都很尽兴,群英高歌,互诉衷肠,这里没有寂寞,只有孤单。我也不知道当晚喝了多少,或者是借着酒劲发生了后来的事……当天亮时,发现我已不再孤单,床也变大了,身旁还多了阿君(老婆说我一定早有预谋)。香枕总是让人向往的,就这样我俩走在了一起。 两个月后,另一个馅饼从天而降,我做了一个准爸爸。顺理成章,我老婆把我这一流浪汉装进了背包带回家了。她的父母亲超级豁达,也不问我这一流浪汉从哪儿蹦出来的,是不是无房产、无职业、无存款的“三无”人员,其实我当时确实属于这样一个“三无”人员。阿君母亲告诉我,只要女儿认定的,那就是最好的,就这一句话,我彻底被征服了,就这样我“入赘”了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的高度,思想的走廊。可能是缺氧吧,丽江午后的阳光能滋养爱情。什么体验之都、爱情之都、浪漫之都、小资天堂,版本太多…… 我以前就是一玩“漂流”的。开店初衷,完全是为了逃避……逃避的东西太多,不能一一说全。什么是“漂流”?后来才知道,一位老人家的直言:“漂流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漂着的流氓?”这是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美女的母亲告诉我的。那年在丽江院子邂逅一个我本想付出真心的女孩,这个女孩在我的客栈住了很长时间,后来回了她老家。在这个女孩离开后我们一直保持每天无数的电话和短信,有一天我终于离开丽江踏上开往她老家的火车,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一个在束河邂逅的女孩去她家。在见到她父母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只好说我在丽江开客栈,同时喜欢户外运动,比如“漂流”什么的。她母亲一句话解释了我的全部,“漂流”是漂着的流氓吧……当然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受伤地回到了束河。 不过我也从她身上悟出了很多丽江不成文的道理,比如束河的水为何如此清澈,那绝对是束河受伤男人的眼泪,流淌不绝。不要以为一场场美丽邂逅之后受伤的总是女人,其实受伤的多数是我们这些单身的男人。我们这些在别人眼中看来玩弄感情和生活的男人放荡不羁,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种种故事。一直自认为是夺宝奇兵、美女杀手,别人不要的,我们也不要。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夺宝哀兵,只是把别人的宝贝捧在手心,捧了一下又还回去了,这也就是丽江所谓的艳遇。每次和美女短暂邂逅之后,总会抱着手机苦等四个字,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短信必至,四个字,“忘了我吧!”一次次地受伤,一次次地康复,直到麻木……有那么一天,丽江被伤害最多的男人小兵告诉我,你只要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天上自然会掉馅饼。而那一天的到来,却让我始料不及。 我的客栈在束河的右岸,阿君的在左岸,因而取名叫“左岸飘香”。她的到来也是一个传奇,喜欢束河,而放弃多年的城市生活和优越的设计师工作,孤身一人杀到束河,按自己的个性,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咖啡吧。清晨不是在自家喝咖啡,就是牵着别人家的名犬在束河瞎逛。打过几次照面,但印象并不深刻,我俩彼此都是相视点头一笑。 我很相信命运,该来的一定会来,挡也挡不住。2006年年初,一个偶然又必然的机会,在我告别35岁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大群束河的孤男,选择了单身漂亮女老板阿君的咖啡吧聚会,单身漂亮总是吸引人的。事先声明,那晚没有月黑风高。那天大家玩得都很尽兴,群英高歌,互诉衷肠,这里没有寂寞,只有孤单。我也不知道当晚喝了多少,或者是借着酒劲发生了后来的事……当天亮时,发现我已不再孤单,床也变大了,身旁还多了阿君(老婆说我一定早有预谋)。香枕总是让人向往的,就这样我俩走在了一起。 两个月后,另一个馅饼从天而降,我做了一个准爸爸。顺理成章,我老婆把我这一流浪汉装进了背包带回家了。她的父母亲超级豁达,也不问我这一流浪汉从哪儿蹦出来的,是不是无房产、无职业、无存款的“三无”人员,其实我当时确实属于这样一个“三无”人员。阿君母亲告诉我,只要女儿认定的,那就是最好的,就这一句话,我彻底被征服了,就这样我“入赘”了——阿君

 

。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的高度,思想的走廊。可能是缺氧吧,丽江午后的阳光能滋养爱情。什么体验之都、爱情之都、浪漫之都、小资天堂,版本太多……

我以前就是一玩“漂流”的。开店初衷,完全是为了逃避……逃避的东西太多,不能一一说全。什么是“漂流”?后来才知道,一位老人家的直言:“漂流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漂着的流氓?”这是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美女的母亲告诉我的。那年在丽江院子邂逅一个我本想付出真心的女孩,这个女孩在我的客栈住了很长时间,后来回了她老家。在这个女孩离开后我们一直保持每天无数的电话和短信,有一天我终于离开丽江踏上开往她老家的火车,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一个在束河邂逅的女孩去她家。在见到她父母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只好说我在丽江开客栈,同时喜欢户外运动,比如“漂流”什么的。她母亲一句话解释了我的全部,“漂流”是漂着的流氓吧……当然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受伤地回到了束河。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不过我也从她身上悟出了很多丽江不成文的道理,比如束河的水为何如此清澈,那绝对是束河受伤男人的眼泪,流淌不绝。不要以为一场场美丽邂逅之后受伤的总是女人,其实受伤的多数是我们这些单身的男人。我们这些在别人眼中看来玩弄感情和生活的男人放荡不羁,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种种故事。一直自认为是夺宝奇兵、美女杀手,别人不要的,我们也不要。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夺宝哀兵,只是把别人的宝贝捧在手心,捧了一下又还回去了,这也就是丽江所谓的艳遇。每次和美女短暂邂逅之后,总会抱着手机苦等四个字,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短信必至,四个字,“忘了我吧!”一次次地受伤,一次次地康复,直到麻木……有那么一天,丽江被伤害最多的男人小兵告诉我,你只要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天上自然会掉馅饼。而那一天的到来,却让我始料不及。

我的客栈在束河的右岸,阿君的在左岸,因而取名叫“左岸飘香”。她的到来也是一个传奇,喜欢束河,而放弃多年的城市生活和优越的设计师工作,孤身一人杀到束河,按自己的个性,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咖啡吧。清晨不是在自家喝咖啡,就是牵着别人家的名犬在束河瞎逛。打过几次照面,但印象并不深刻,我俩彼此都是相视点头一笑。

我很相信命运,该来的一定会来,挡也挡不住。2006年年初,一个偶然又必然的机会,在我告别35岁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大群束河的孤男,选择了单身漂亮女老板阿君的咖啡吧聚会,单身漂亮总是吸引人的。事先声明,那晚没有月黑风高。那天大家玩得都很尽兴,群英高歌,互诉衷肠,这里没有寂寞,只有孤单。我也不知道当晚喝了多少,或者是借着酒劲发生了后来的事……当天亮时,发现我已不再孤单,床也变大了,身旁还多了阿君(老婆说我一定早有预谋)。香枕总是让人向往的,就这样我俩走在了一起。

的高度,思想的走廊。可能是缺氧吧,丽江午后的阳光能滋养爱情。什么体验之都、爱情之都、浪漫之都、小资天堂,版本太多…… 我以前就是一玩“漂流”的。开店初衷,完全是为了逃避……逃避的东西太多,不能一一说全。什么是“漂流”?后来才知道,一位老人家的直言:“漂流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漂着的流氓?”这是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美女的母亲告诉我的。那年在丽江院子邂逅一个我本想付出真心的女孩,这个女孩在我的客栈住了很长时间,后来回了她老家。在这个女孩离开后我们一直保持每天无数的电话和短信,有一天我终于离开丽江踏上开往她老家的火车,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一个在束河邂逅的女孩去她家。在见到她父母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只好说我在丽江开客栈,同时喜欢户外运动,比如“漂流”什么的。她母亲一句话解释了我的全部,“漂流”是漂着的流氓吧……当然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受伤地回到了束河。 不过我也从她身上悟出了很多丽江不成文的道理,比如束河的水为何如此清澈,那绝对是束河受伤男人的眼泪,流淌不绝。不要以为一场场美丽邂逅之后受伤的总是女人,其实受伤的多数是我们这些单身的男人。我们这些在别人眼中看来玩弄感情和生活的男人放荡不羁,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种种故事。一直自认为是夺宝奇兵、美女杀手,别人不要的,我们也不要。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夺宝哀兵,只是把别人的宝贝捧在手心,捧了一下又还回去了,这也就是丽江所谓的艳遇。每次和美女短暂邂逅之后,总会抱着手机苦等四个字,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短信必至,四个字,“忘了我吧!”一次次地受伤,一次次地康复,直到麻木……有那么一天,丽江被伤害最多的男人小兵告诉我,你只要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天上自然会掉馅饼。而那一天的到来,却让我始料不及。 我的客栈在束河的右岸,阿君的在左岸,因而取名叫“左岸飘香”。她的到来也是一个传奇,喜欢束河,而放弃多年的城市生活和优越的设计师工作,孤身一人杀到束河,按自己的个性,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咖啡吧。清晨不是在自家喝咖啡,就是牵着别人家的名犬在束河瞎逛。打过几次照面,但印象并不深刻,我俩彼此都是相视点头一笑。 我很相信命运,该来的一定会来,挡也挡不住。2006年年初,一个偶然又必然的机会,在我告别35岁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大群束河的孤男,选择了单身漂亮女老板阿君的咖啡吧聚会,单身漂亮总是吸引人的。事先声明,那晚没有月黑风高。那天大家玩得都很尽兴,群英高歌,互诉衷肠,这里没有寂寞,只有孤单。我也不知道当晚喝了多少,或者是借着酒劲发生了后来的事……当天亮时,发现我已不再孤单,床也变大了,身旁还多了阿君(老婆说我一定早有预谋)。香枕总是让人向往的,就这样我俩走在了一起。 两个月后,另一个馅饼从天而降,我做了一个准爸爸。顺理成章,我老婆把我这一流浪汉装进了背包带回家了。她的父母亲超级豁达,也不问我这一流浪汉从哪儿蹦出来的,是不是无房产、无职业、无存款的“三无”人员,其实我当时确实属于这样一个“三无”人员。阿君母亲告诉我,只要女儿认定的,那就是最好的,就这一句话,我彻底被征服了,就这样我“入赘”了

两个月后,另一个馅饼从天而降,我做了一个准爸爸。顺理成章,我老婆把我这一流浪汉装进了背包带回家了。她的父母亲超级豁达,也不问我这一流浪汉从哪儿蹦出来的,是不是无房产、无职业、无存款的“三无”人员,其实我当时确实属于这样一个“三无”人员。阿君母亲告诉我,只要女儿认定的,那就是最好的,就这一句话,我彻底被征服了,就这样我“入赘”了。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0888-517097815008790200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

 

客房价格: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80~150/的高度,思想的走廊。可能是缺氧吧,丽江午后的阳光能滋养爱情。什么体验之都、爱情之都、浪漫之都、小资天堂,版本太多…… 我以前就是一玩“漂流”的。开店初衷,完全是为了逃避……逃避的东西太多,不能一一说全。什么是“漂流”?后来才知道,一位老人家的直言:“漂流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漂着的流氓?”这是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美女的母亲告诉我的。那年在丽江院子邂逅一个我本想付出真心的女孩,这个女孩在我的客栈住了很长时间,后来回了她老家。在这个女孩离开后我们一直保持每天无数的电话和短信,有一天我终于离开丽江踏上开往她老家的火车,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一个在束河邂逅的女孩去她家。在见到她父母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只好说我在丽江开客栈,同时喜欢户外运动,比如“漂流”什么的。她母亲一句话解释了我的全部,“漂流”是漂着的流氓吧……当然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受伤地回到了束河。 不过我也从她身上悟出了很多丽江不成文的道理,比如束河的水为何如此清澈,那绝对是束河受伤男人的眼泪,流淌不绝。不要以为一场场美丽邂逅之后受伤的总是女人,其实受伤的多数是我们这些单身的男人。我们这些在别人眼中看来玩弄感情和生活的男人放荡不羁,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种种故事。一直自认为是夺宝奇兵、美女杀手,别人不要的,我们也不要。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夺宝哀兵,只是把别人的宝贝捧在手心,捧了一下又还回去了,这也就是丽江所谓的艳遇。每次和美女短暂邂逅之后,总会抱着手机苦等四个字,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短信必至,四个字,“忘了我吧!”一次次地受伤,一次次地康复,直到麻木……有那么一天,丽江被伤害最多的男人小兵告诉我,你只要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天上自然会掉馅饼。而那一天的到来,却让我始料不及。 我的客栈在束河的右岸,阿君的在左岸,因而取名叫“左岸飘香”。她的到来也是一个传奇,喜欢束河,而放弃多年的城市生活和优越的设计师工作,孤身一人杀到束河,按自己的个性,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咖啡吧。清晨不是在自家喝咖啡,就是牵着别人家的名犬在束河瞎逛。打过几次照面,但印象并不深刻,我俩彼此都是相视点头一笑。 我很相信命运,该来的一定会来,挡也挡不住。2006年年初,一个偶然又必然的机会,在我告别35岁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大群束河的孤男,选择了单身漂亮女老板阿君的咖啡吧聚会,单身漂亮总是吸引人的。事先声明,那晚没有月黑风高。那天大家玩得都很尽兴,群英高歌,互诉衷肠,这里没有寂寞,只有孤单。我也不知道当晚喝了多少,或者是借着酒劲发生了后来的事……当天亮时,发现我已不再孤单,床也变大了,身旁还多了阿君(老婆说我一定早有预谋)。香枕总是让人向往的,就这样我俩走在了一起。 两个月后,另一个馅饼从天而降,我做了一个准爸爸。顺理成章,我老婆把我这一流浪汉装进了背包带回家了。她的父母亲超级豁达,也不问我这一流浪汉从哪儿蹦出来的,是不是无房产、无职业、无存款的“三无”人员,其实我当时确实属于这样一个“三无”人员。阿君母亲告诉我,只要女儿认定的,那就是最好的,就这一句话,我彻底被征服了,就这样我“入赘”了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 偶然中的必然 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贵&阿君 在束河开店纯属偶然中的必然。2006年4月底,城市的浮躁和压抑,使我一个人独自去云南丽江旅行。虽然商业,却也独具特色。错落有致的纳西民居,三三两两的老太太聚在一起聊天、烤太阳,晚上三五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在北京快十年了,我一直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恍然间,这不就是我要的生活吗?我要留下,做我喜欢的事,做我自己。在丽江有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而我更喜欢束河古镇。一个保持原有古朴气息的纳西古镇,坐落在雪山底下,束河拥有数不尽的碧水清泉,束河有独特的家耕文化,大片的田野,蜿蜒曲折的河道,环境幽静,节奏舒缓,古老的石桥伴着苍黑的粮架,清澈的河水驱动古老的水磨,篱上雄鸡,溪畔黄犊,青草野花,俱成点缀,是都市人所向往的休闲之地。那一晚我坐在束河千年大石桥上,古镇落日余晖充斥我的双眼,瞬间沉默在无法言语的境地里。久居城市的人,面对表面繁华内里凋残的现实,抑郁、虚弱、彷徨是被放逐的附属产品,我笑也不代表我就快乐。短暂的舒缓或许还能借助外力勉强获得,而内心真正的安稳从未有过。追寻多年的生活,原来就在束河。 回到北京,辞职,安排完一切,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回到束河就租下了现在这个小院。院子的装修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格调进行最自然的装饰,个性而不可复制。小小的纳西庭院,被自己改造成独具风格的乌托邦世界,兼容小酒吧、茶吧、客房,露天的阳光小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院子里有七八棵参天大树。每天早上10点起来,坐在院子郁郁葱葱的大树底下,喝上一杯咖啡,此时觉得人生已经无所求,这样已经很好了。云南的热烈日光,穿透叶子照在我的脸上,十分温和。下午喝着茶,听着歌手唱着老歌,一颗心就这样柔软起来,这是属于静美的时光,而我要的也只是这些,远离复杂,渴望简单。当然,遁世需要做事,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之中的生活体系,势必需要做事付出劳作,从而获得局部统筹的能力。现在这里既是我的家,也是我的事业,我用整颗心的热情经营这个小店。真正抵达内心的生活方式,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修饰,摒弃那些浮生事物,以此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平衡,以及时间的同步。 现在也有朋友或客人问起我,当初是怎样的勇气放弃在北京的工作生活,选择留在这里。我笑了笑,遵循内心的声音生活,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但是人生碰到自己喜欢的,一定努力去把握,得失之间总会有平衡点。也许你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生命却是无法计划的。生命是自由的,你无法将它框住在一个小洞里,你无法划定它的范围。那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在知识里面的人会错过生命,现在的我就喜欢做个乡下人。 丽江束河,注定是一个要发生故事的地方。也许你没有故事而来,但总会带着故事而去。这个社会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旅人,受伤的人因为追寻或者遗忘而旅行,勇敢的人因为渴望探索新天地而意气风发,挣扎的人因为无处安生而选择崭新环境企图改变,孤独的人因为骄傲和自持而放逐天涯。生活在这里,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发生,生活远比小说更精彩。 ——阿君 传说,5596米(玉龙雪山高度)是精神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3180米,距离束河约20。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也可以说是奉女成婚吧,从那以后,我老婆经常取笑我,是她娶了我,但我从不懊悔。现在放弃了那个全束河最破的单身男人酒吧,和太太一起合力经营“左岸飘香”,束河的水依然流淌,传奇依然在我身边继续发生。 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我们只用了11个月。三年过去了,有神仙般的环境,天仙般的夫人,花一样的女儿,知足了。我也常常对老婆说,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玩“漂流”了。 三年后我又悟出一个道理,两人在一起相爱,只能是算超友情朋友,宝宝才是一把大锁,把两扇门合拢,这才叫亲人。 ——阿贵 束河左岸飘香客栈: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烟柳巷69号 0888-5170978,15008790200 客房价格:80~150元天(根据丽江淡旺季旅游调整价格) 服务:客栈全部为标准间,24小时热水,房间覆盖无线上网信号,有线电视。偌大的酒吧花园提供各种酒类饮料、各种手工特调饮品,周边旅游线路咨询。一楼有花园式休闲区,休闲区配有公用电脑、书籍阅读、DVD欣赏、各种棋牌桌游、自助洗衣房等。 推荐路线: ·文海徒步 文海平均海拔3180米,距离束河约20公里,在束河西北面的高山上,文海村平均海拔3000米。去文海最便捷的路是从束河登山而去,从拉市海、玉湖(雪嵩)也都可以爬山抵达文海。在海拔30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脊上,有着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如同香格里拉的纳帕海一样,这个季节性的湖泊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只是一片很大的草甸和草甸中心的小片沼泽,草甸上永远是牛羊成群。而当7、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8月雨水最多的时节,这大片草甸才成了一个湖泊(海子)。草甸外围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民居,差不多将半个草甸围了起来。这里就是美丽的文海,美丽的文海村。

  评论这张
 
阅读(1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